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1-2)

1.hand in hand

  不出所料的,海格又将斯莱特林跟格兰芬多的课排在了一起。老天,不去刻意留心简直不容易发现,狮子跟蟒蛇好像老是经常在课堂上撞在一起,真是恶意至极的玩笑。

  于是,今天的罗恩跟马尔福分到了一组。

  “太恶心了,”罗恩将手中的盘子一扔,倒退了几大步,几乎踩着了马尔福的脚,“我这辈子都接受不了这个。”

  “冷静点,韦斯莱,”德拉科不动声色地收回险些被红发恋人踩上的脚,精致的小牛皮鞋面在浓稠的黑夜里映射出青绿的光,“我以为你害怕的只有蜘蛛而已,怎么,你担心黑夜咬你的屁股吗。”

  罗恩抱着双臂站在原地,没有理会对方后半句话里尖刻的嘲讽,看着那只该死的雪貂在他面前将海格给他们准备的药水倾倒在洞口,动作优雅娴熟,银白色的头发在当夜明亮得诡异的月光之下呈现出异样的光泽,那是罗恩曾经看见过的,在禁林深处的某个湖边,海格领着哈利他们遇见过的,在死去的同伴身边鸣泣着的独角兽。

  银白色晕染了黑暗,明明是清寒的色泽,却仿佛连周遭的空气都温暖了。

  “怎么会有人忍心伤害这样的生物。”

  记得当时赫敏说过。

  一记响指,脆响将罗恩的视线重新聚焦回了这张苍白、刻薄、满脸不耐的臭雪貂的脸上。

  此时的马尔福已经将海格交待的事项全部做完,这可相当少见,要知道让一个马尔福听从别人的意见而且对方不过是个连魔杖都没有的混血杂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马尔福还是照做了。

  他狠瞥了一眼从开始到现在除了扔了一个盘子毫无动作的某个白痴鼬鼠,突然从心底里涌起一种无力感,发自内心地后悔着自己的转变。

  恋爱真是愚蠢的东西。他在内心谩骂,而且对方还是个白痴。

  罗恩站在洞口打量着即使在黑夜里也能借着月光窥见其中长势巨大形状古怪的藤蔓和树枝。

  “说实话我真的不明白,海格让我们进去的意义是什么,实际上……这地方让我感觉很不自在。”

  罗恩尝试说服看起来意兴阑珊的马尔福,不过却似乎起了反效果。看到他故作镇定时句尾微微发颤的表现,马尔福充分表现了他混蛋的一面,扬起嘴角跃跃欲试。

  “你真是混蛋。”罗恩咬牙切齿。

  “来吧伦纳德,”马尔福微微偏了偏头,“把手给我。”

  “什么?”

  “你的脑子只是用来增加高度的吗?”马尔福皱眉,“我不想说第二遍。”

  “你怎么就学不会诚实一点呢!”借着月光,马尔福仿佛看见红发分布着零散雀斑的脸颊上起了红晕。

  “哦鼬鼠,”他说,“你害羞了?”

  “闭嘴,”罗恩回答,“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对你用恶咒。”

  手掌相贴,十指交缠,真切的体温,合宜的热度。真实,温和,仿佛能够隔着血肉感觉到对方脉搏的跳动。

  活着的实感。

2.kiss somewhere
  罗恩从扫帚上摔了下来。
  梅林,亚瑟还有安东尼奥。当哈利和赫敏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鬼飞球以惊人的速度撞向罗恩的侧脑,在天空留下一道猩红色的弧线,径直将这个接近六英尺的男孩从离地十几英尺的扫帚上打翻出去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尖叫了一声。
  然后同时看向了不远处的银绿色海洋,将某个银白色的身影一掀袍子掏出魔杖准备跟赫奇帕奇的某个击球手决一死战结果被高尔和克拉布及时制止住的景象尽收眼底。
  两人不约而同地又叹了一口气。
  隔了老远,哈利似乎还能听见克拉布跟高尔粗声粗气地劝他们头儿冷静点。
  哈利和赫敏觉得,他们的脑子要爆炸了。仿佛塞了根滚烫的钢筋,在喉头里卡了根涂了强酸的鱼刺。
  荒唐无比。
  罗恩最终还是安全降落,砸进了格兰芬多新的击球手的怀里,在众目睽睽之下。罗恩感觉自己脸颊一定红得像烧虾,被这个魁梧的击球手仿佛拎绵羊一般扔在了担架上,然后被人抬出球池。
  这一切简直蠢毙了。
  罗恩料到马尔福会因此不满,甚至生气,因为临时退场的同时也会导致他无法再看到罗恩在球池扑来奔去出尽洋相的画面,要知道,这是他在非斯莱特林比赛日时看魁地奇比赛的唯一乐趣。
  但尽管如此,当他头脑昏昏地靠在走廊上看着马尔福一脸刻薄相地刁难着赫奇帕奇的那个可怜的击球手。那可怜的家伙被马尔福咄咄逼人的气势逼得步步紧退,六英尺的个子在金发面前仿佛缩小了不止一星半点。
  罗恩感觉自己的太阳穴被插进了一支烤签,滚烫的热度正炙烤着自己的脑髓。
  终于,他受不了了。
  “够了,闭上嘴吧马尔福,”罗恩靠在墙上,看起来有气无力,“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说你自己有十七岁。”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怀疑这一点,”马尔福稍微回过身看他,眉毛不容置疑般地上扬,“或许你的脑子真的被那记鬼飞球弄傻了。”
  “我还真希望那样,至少就不用看着你这张蠢脸了。”
  罗恩从冰冷墙壁的依托中起身,看起来依旧有气无力:“我要走了。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你出来走走,从床上走到门口,马尔福,这真是个绝妙的户外运动啊。”
  也许罗恩的脑子是真的坏掉了。与马尔福唇枪舌战的时候,脚下的步子依旧没停,头脑昏昏沉沉却忘了走廊的那边是直通一楼的楼梯。
  于是,在马尔福等人的一声惊呼中,罗恩又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自上而下地充分与地板摩擦接触,脚踝处传来清脆的骨头错位的响声。
  罗恩有些绝望。
  十分钟后,他又躺在了庞弗雷夫人为他准备的病床上,马尔福正一脸阴郁地坐在床头,盯着面前雪白的床单。
  “不可否认,我的人生真是多灾多难。”罗恩说。
  “抱歉。”马尔福看起来似乎有点愧疚,天呐,罗恩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
  “的确,”他点头,“我现在很想掐死你。”
  马尔福掀开了被子,罗恩的小腿暴露在空气中,脚腕依旧有些红肿,提醒着刚刚的骨头错位并不是幻觉。
  他握住了罗恩的小腿,将纤细的脚腕握在手里,动作轻柔,罗恩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罗恩的脚背光滑而白净,跟身体的其他部位一般,小腿肌肉恰到好处而消瘦分明,是典型的年轻男孩的样子。
  马尔福看起来很愧疚。
  “知道吗,”罗恩偏着头,靠在床上,“现在真是个一脚踹到你那张蠢脸上的好机会,要知道,我做梦都在想这个。”
  “你真刻薄,love。”
  “在你面前我可不敢当。”
  马尔福轻轻吻了吻罗恩的脚背,还带着庞弗雷夫人找斯内普要的药水的清香。随后是脚腕,辗转到发肿的部位,他发出细微的懊恼声,轻咬了一下红肿的关节,换来罗恩一声吸气。
  马尔福抬起头对上罗恩那湖蓝色的双眼,青灰色的双眸里承载着说不清的朦胧,他开口,带着些许期许:“我们要是在这里来一发,庞弗雷夫人会不会杀了我们?”
  罗恩驳回:“我会先杀了你。
  
  

评论(9)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