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 (3-5)

3.play a game

  “所以说,你到底明不明白。”

  人来人往的三把扫帚里,罗恩和马尔福窝在一个角落,面对面坐着,熙熙攘攘的客人似乎没有打扰到他们的兴致。

  “你是指左右手在固定同一种动作之后相互交换?”马尔福问。

  “以你的脑子来的确可以这么理解,但相信我,这比你想像的难多了。”

  “荒唐的麻瓜游戏,”马尔福不屑地发出一声嗤声,“也只能难倒你这种脑子。”

  “噢闭嘴吧马尔福,”罗恩不满地皱了皱鼻子,对对方的态度感到恼火,“刚刚是谁说有兴趣,硬把我从哈利那边扯过来的。”

  “我可不记得我说过那种话。”

  “我也不指望你那雪貂脑袋能记住些什么,你到底要不要试试?”

  马尔福扬了扬眉毛,不置可否。罗恩默认这意味着“ok”,于是伸出双手做出了示范。

  “你看,”他将左手比成一把枪,对着右手伸出的四个手指,“这就是一对四,我可以来回转换,关键是要听发令人的口令。”

  马尔福看着他不厌其烦地在左右手见来回切换着同样的动作,啜了一口啤酒,脸上写满了傲慢:“看起来毫无技术性,而且,韦斯莱,你兴高采烈地做这些时候真是奇蠢无比。”

  “实际上这相当考验人的反应能力跟手指的灵活度,我觉得很有趣。”罗恩看起来依旧兴致勃勃。

“我以为关于手指的灵活度这一点我不用再向你做任何多余的证明……至于反应能力,韦斯莱,你是怎么有自信参与这个游戏的?”马尔福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尖酸刻薄。

  “我也想知道你是怎么有自信顶着一个香芋脑袋活了这么多年的。”罗恩抿着嘴巴,毫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好吧好吧,”马尔福又扬了扬眉毛,老天,他到底是多喜欢扬他那白胡子一样的眉毛,“你曾经也觉得盘子里的烤马铃薯很有意思,尽管它们除了能吃以外毫无用处。”

  “德拉科•马尔福!”罗恩叫了起来,“你到底要不要试试!我以为这是个可以让你闭嘴的游戏!”

  “Love,在你面前,能让我闭嘴的方法只有一个。”

  三分钟后。

  罗恩脸色惨白,脸上的雀斑都因此而变得骇人,他静静地看着马尔福,然后默默地灌下了一大口黄油啤酒。

  “马尔福,”他说,“你简直笨拙得可怕……”

  “闭嘴。”马尔福看上去比平时更加苍白了。

  “要知道,纳威都能完成七个。”

  “无聊,”他抬起眼睛瞪罗恩,却比平时更颓唐,“愚蠢的麻瓜游戏,毫无意义。”

  罗恩不厌其烦地安慰着自己的金发恋人:“别在意,不过是一个游戏,我不会说出去的。”

  他发誓,嗯。

4.have a date

  今天是霍格莫德村的参观日,同时也是万圣节。

  罗恩讨厌万圣节,实际上,罗恩讨厌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此时正站在笑话商店里挑选一个巨大幽灵灯罩的德拉科•马尔福。 那玩意儿一开灯就能够在整个屋子的墙壁上投射出无数鬼怪的影子,应该是麻瓜发明的玩意儿,加上魔法,那些东西还能在屋子里窜来窜去跟你说话。罗恩险些被吓得半死,马尔福爱死这个了。

  然而此时此刻马尔福的手里还拿着一个仿真型的毛绒蜘蛛,他似乎还饶有兴味地跟罗恩解释了一下手里这只的品种。可罗恩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光是克制往马尔福手里去的视线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罗恩发誓,这家伙没有比现在更让人讨厌了。

  “我警告你,”罗恩指着他手里的蜘蛛说,“如果你把那玩意儿送给我,我就会回去把鼻涕虫塞满你的袍子,我发誓。”

  马尔福对他的威胁却不以为然,头也不回:“而我,会在路过喷泉的时候把你推下去,再一次。”

  “我简直不敢相信,”罗恩沮丧地捧着脸,“我以为我们来霍格莫德是为了到蜂蜜公爵那儿去的。”

  “那的确在我们的行程内。”马尔福从货架上取下了一瓶尖叫药水,打量着瓶身上的说明。

  “来这儿陪你采购这些东西可不在我的行程内!”罗恩大呼小叫,“真不敢相信,有人竟然会为了一个约会而特地拟订一个写在羊皮纸上的行程安排!你是赫敏吗?”

  “别把我跟那个泥……家伙相提并论,”马尔福说,“因为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列出来的话就会有遗漏,我可不是你。”

  罗恩不屑地哼了一声:“目前为止,我觉得你最想做的只是买下那个该死的蜘蛛。”

5. have a kiss

  罗恩非常肯定自己有一天一定会忍不住杀了某个马尔福。在睡梦中,课堂上,霍格沃兹的大厅里,无论什么,结果都一样,他会杀了马尔福。

  当他正在兴致勃勃地跟对方讨论今天午餐时候的南瓜饼有多美味以及赫敏又对家养小精灵的遭遇有多同情而妄图劝说更多人加入她的那个“呕吐”的时候,他万万没想到马尔福会猝不及防地将毫无防备的他用力地推进了喷泉池里。

  一瞬间,罗恩想抽出魔杖来跟他一了百了。

  当他终于从滑溜溜的喷泉池底爬出来的时候,马尔福几乎笑得趴倒在了地上。罗恩冲上去勒住了他的领子,恨不得让这个人窒息而亡。

  “嘿,Kitty,”马尔福似乎对被扯紧的衣领毫不在意,伸手将罗恩黏在额前的头发撩到脑后,打量男孩尽数暴露在眼底的脸庞,“你从水里出来的样子实在是太迷人了,必须提醒我帮你把头发弄短,这些红发真是太碍事了。”

  “你脑子里装的是粪石吗?!”

  “或许是迷情剂。”

  马尔福的身上永远有着一股薄荷的气息,与银绿的毒蛇气质相匹配,清冷而又温和。他的嘴唇带了微微的炙热,气息温暖,贴向罗恩还残留有泉水带着冰凉寒意的双唇。

  马尔福将双手搂紧了罗恩,仿佛要将他嵌入身体里。罗恩因落水而湿透粘黏在一起的衣服与他温热的身体相贴,有自胸腔涌上来的暖意和心安。

  唇齿相依,罗恩被他的舌头撬开了牙齿。他总是急不可耐。在口腔里搜寻着他温暖柔软的舌头,仿佛灵蛇一般相互交缠,发出啧啧水声。

  罗恩将手指插入对方白金色的头发里,抚摸着柔软的发梢,轻嗅着对方充斥鼻腔的薄荷味道。

  真是疯了。他想。

 

评论(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