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 (9-11)

9.Spending time with friends

  随着烤箱计时器“叮”的一声轻响,赫敏从里面取出了她烤得恰到好处的姜饼,焦黄诱人。她把它们一一放进托盘里摆放整齐,端到客厅时,面对着眼前的景象,情不自禁地翻了一个白眼。

  “真是不敢相信,”她将姜饼放到了餐桌上,对着横躺在沙发上正用小腿踹着身旁马尔福的罗恩吹胡子瞪眼,“十年前的我看到现在这一幕会不会昏过去。”

  马尔福在罗恩身旁正襟危坐着,一心专注于棋盘,对后者不耐烦地踹着他侧腰催促下棋的指挥熟视无睹。而棋盘另一边的哈利却似乎对此见怪不怪,不动声色地在罗恩的哀嚎和马尔福的吸气声中又吃掉了马尔福的一个棋子。

  “事实上,你经常昏过去,”罗恩说,“所以我觉得答案是肯定的。”

  “谢谢你的解答,罗恩。”赫敏瞪他。

  马尔福的皇后此时正处于一种岌岌可危的状态,这导致了罗恩在他身旁大呼小叫的音调又拔高了。他盯着棋盘在思忖是否决定要退而求其次,再在这个该死的棋盘游戏上消磨半个小时。正思考时,侧腰又被某个红发白痴给狠狠地踹上了一脚,还伴随着某种让人恼火的叽叽喳喳的噪音。

  “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罗恩说,“告诉我,你是怎么被一个从小在麻瓜家庭长大接触巫师象棋的次数小于等于五的哈利给逼入绝境的。”

  “你得明白我接触的次数也不多,”马尔福辩解着,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一个傻瓜,“还是你强迫我才……”

  “这并不是理由,darling,”罗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从沙发上起身,向厨房里探头探脑,“我以为你一直自诩的马尔福家的光辉血统会在下棋这方面佑护你来着。”

  然后在马尔福还没来得及还嘴之前他就抢先一步钻进了厨房,追问赫敏要更多的点心,只给马尔福留下一个让他气得咬牙的背影。

  “说实话,我简直不知道你们怎么受得了他的。”

  马尔福将手上的棋子一甩,瘫进了沙发里,伸长了手抱怨。

  “事实上,最受得了他的是你不是吗?”哈利说,“毕竟你们已经在一起十年了。”

  “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会选择在圣芒戈医院工作的原因,”马尔福捏着眉心,“至少可以保证我在哪天猝死昏迷的时候有人能给我施个急救咒,而不是对我的昏迷理由评头论足。”

  “罗恩没这么刻薄吧,我想。”

  “相信我,他的确有,就在上个礼拜。”

  两人沉默着,灌下了一大口白兰地。

10. Transform into animal ears

  赫敏和哈利盯着脸色极差的罗恩,大气也不敢出。

  “真的,”罗恩说,“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杀了人,你们也必须理解我。因为毕竟每天早上起来不仅要防自己的男朋友还得防自己的亲兄弟的感受实在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可怜的罗恩。”赫敏只能这么说。

  哈利盯着罗恩那红发里冒出来的巨大暗灰色耷拉着的耳朵,久久不能释怀:“你刚刚说这是驴耳朵是吧。”

  “他们是这么说的,梅林在上,不许笑,我们之间的友谊可能在你们的笑声当中分崩离析。”

  “抱歉,”哈利控制住了自己,“马尔福知道吗?”

  “这就是我现在想找个马桶溺死我自己的原因,”罗恩看起来相当糟糕,“他胁迫我和他出去练习来着。”

  “他会同情你的。”哈利安慰道。

  “你疯了吗?那可是马尔福!”罗恩说,“他只会更加肆意地嘲笑我,该死的,早知道我昨天就不应该嘲笑他的鼻子像猪鼻子了。现在我只想假装自己不在。”

  一阵响动从胖夫人画框那传来,纳威从洞口里爬了出来,看起来神色匆忙。

  “罗恩,马尔福在外面等你,他说你要是假装不在他就会告诉斯内普教授你有一本写满了他的笑话的书。”

  “还是黄色笑话。”

  梅林,亚瑟还有安东尼奥。罗恩痛苦地捂住了他的驴耳朵。

11.Wearing doll clothes

  海格给他们准备的衣服看上去蠢笨而滑稽。在看到他将那衣服从破旧而肮脏的柜底翻出来展示给他们看的时候,罗恩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眉角的抽动。

  出于礼貌和对海格朋友般的尊敬,他没有指着他手里那脏兮兮的衣服尖叫着“这是什么玩意儿”。

  但马尔福就不用顾忌这么多了。

  “这是什么玩意儿!”他看起来相当惊慌失措。

  神奇生物的套装,如果你非要我解释的话,”海格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我以为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

  “我是说,我们要用它来做什么?”

  海格似乎是认真思考了一下,回答:“我认为,如果粘粘怪看到你是它的同类的话,它就会愿意让你接近了。”

  “我听得很清楚!关于你句子里面的那个‘我认为’!”

  但海格看上去似乎全然不顾他的抗议,拍着两人的肩,将厚重的粘粘怪的衣服塞进了他们的怀里,并且严肃地眯了眯眼睛:“小心点,男孩们,必要的时候握紧你们的魔杖。”

  罗恩和马尔福费力地将自己塞进这件该死的套装里,这玩意儿在散发着一种恶心的味道。海格则解释说这是为了吸引粘粘怪使它们丢掉戒心。

  此时此刻的两人看上去蠢毙了。

  “说实话,有时候我真觉得让海格来当保护神奇生物课的老师实在不是个好主意。”

  “真难得,我跟你的意见竟然一致。”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