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胡霍衍生】辗转·年轮 ①

写在前面

※ RPS与本人无关 请勿@ 真人

※内有BL描写  OOC有撒狗血有 不适者慎入

※《生活启示录》、《他来了请闭眼》crossover CP为鲍家明X薄靳言

1.

  鲍家明醒来的时候,脑仁疼得像要炸裂开来一样,迷迷糊糊间他将自己的头又埋进了被子里。半干不净的被套的味道充斥他的鼻腔,在模糊的意志中仿佛形成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从半梦半醒间拉了出来。

  空旷的房子,白净得泛冷的墙壁,简单的摆设。以及,从隔壁传来的就算是隔了半个走廊也依旧清晰可闻的震耳欲聋的音乐。

  “这是什么邻居啊.........”

  鲍家明从床上坐起,无力地托住了自己的脸。在脸上干搓了几下之后,拾起昨晚随意扔在地板上的T恤跟牛仔裤,有气无力地走向盥洗台。

  镜子里的男人清瘦硬朗,虽然神色憔悴,但依旧能够看出眉眼俊朗。下巴上有泛青的胡茬,额前的刘海也已经长成乱七八糟的狗啃似的模样。

  鲍家明揉了揉眉心,伸手在台上摸索刮胡刀,隔壁的音乐依旧在响,触手可及的音浪震得他脑子里翁翁直响。指尖碰到了熟悉的凉意,手边正是嘟嘟留下的漱口水。

  薄荷味的,她以前一直要求他用的。

  他突然觉得喉咙有点梗。

  音乐依旧在响。

  几乎是在一瞬间做了决断,鲍家明扔下了一池子的热水和挤了一半的牙膏,夺门而出。防盗门在木质门框上砸出“哐当”一声巨响,宛如对过去的一次示威,和对未来放手一搏的决然。

  这是第一次。

  “喂!”

  他砸着对面的门,但这位新搬来而素未谋面的邻居此刻仿佛是死的一样,对他愤怒的抗议和砸门声充耳不闻。鲍家明眼前的防盗门纹丝不动,没有丝毫要打开的意思。

   “喂!”他依旧锲而不舍,“我知道你在里面,再不开门我叫物业了啊!”

依旧纹丝不动。

“你大爷的。”鲍家明怒了。

正当他准备抬脚踹门的时候,门却冷不丁的打开了,让他悬在半空中的脚一瞬间没了支撑,一米八几的个子顿时不由自主地朝前倾去,却迎面遭了人的一杯凉水。

这扑面而来的清爽也确实是把鲍家明从晚睡早起的混沌里给立刻打醒了,满头满脸都滴答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的水,当真来了个透心凉,初春的月份里的确让人精神了不少。

“你干嘛啊!”鲍家明真生气了。谁大白天的莫名其妙被人兜这么一头凉白开不会生气啊,他鲍家明又不是吃包子长大的。

“我倒想问问你想干嘛。”

说话的男人气质清冷,眼神清冽,周身上下仿佛都带着一股寒气,他站在那里,明明跟鲍家明只隔了半个手臂的距离,脸上的神色却仿佛跟他隔了一个宇宙,半个世纪,简直就是个活动行走的“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鲍家明被他这么一堵竟然有些手无足措,他不是没见过横的,但横成这样清冷脱俗的他还真没见过几个。眼前这人从头到脚写满了“爷有钱爷很不好惹爷懒得跟你说废话但爷跟你说话你必须回答”的气质。

这还真踢铁板了。鲍家明心里有点发虚。但仔细想想,错在先的又不是自己,这货把音乐放这么大声不是扰民就是蓄意谋杀,扰乱自己的正常生活这可是大罪,破坏邻里安定和谐的又不是他,他虚什么啊。

这么想着,鲍家明感觉自己的身板又硬了起来,抹了一把脸,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又给瞪了回去。

“什么叫我想干嘛啊,你家声音放这么大吵到邻居了知道吗?”

那人没有说话,靠着门框看他,像在看一个死人。

“.......”

鲍家明无语了。

“能把声音关小点吗?”他怂了,他有罪。

“你能让地球转快点吗?”

那人说完这句话就把门给关了,动作相当一气呵成,不带半点拖泥带水的,压根没把鲍家明放在眼里,只留给他一道凌冽的劲风和能使人精神一振的摔门声。

“真是操他个大爷了,”鲍家明倒吸了一口冷气,挠了挠头发,“这人脑子有病吧。”

虽然经过基本鉴定,新邻居是个神经病,但鲍家明的日子依旧是要过的。回屋之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老感觉对门那音量越开越大了,吵得他脑子直炸,在洗手间里连牙刷都握不住。

鲍家明真挨不住了。昨天他虽然没喝多少酒,但熬夜打了挺久的游戏,晃晃悠悠迷迷糊糊地硬是在凌晨四点把记录给破了。今天虽然说是周末公司没给他排班,但是熬夜后整个浑浑噩噩的头重脚轻什么事也办不好。以前嘟嘟在的时候偶尔还能良心发现一下帮他下楼打个饭什么的,现在人一走,鲍家明感觉自己生活都没法自理了。

不过目前的头等大事是对门这货的音乐。

鲍家明又晕了。他真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对着那张冰块脸他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是,他来上海混这么多年,白眼嘲讽那些没少经历过,但是这人,简直不知道让他从何下手,只是让他把音量调小而已,怎么就这么横呢?

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了一番,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音波轰炸了,决定好好跟对门那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谈一谈。他起身,走到玄关处准备开门,斜眼瞟见鞋柜上之前嘟嘟买回来的地球仪,心里咕噜一声,有了主意。

于是薄靳言再开门的时候,迎面看见的就是一颗飞速轱辘轱辘旋转着的地球仪,旁边还有只手在孜孜不倦地拨弄着这玩意儿。

“怎么样?”始作俑者从地球仪后探过头来,笑得没皮没脸的,“地球转得够快了吧?”

“如果我说不够呢?”薄靳言抱着手臂看他。

“那我再转快点。”这么说着,鲍家明拨弄的速度加快了。但是欲速则不达,因为动作太大,下一秒一抽手就摔在了薄靳言家那防盗门的不锈钢门框上,结结实实的一声闷响,听得薄靳言都半眯了眼睛。

“哇靠!”鲍家明疼得哭爹喊娘。

百年一遇的,薄靳言竟然在他疼得眼泪都险些崩出的时候在嘴角显露了几分笑意。虽然有些落井下石,但如果这时候傅子遇在的话肯定又要大呼小叫了。

“诶,”鲍家明显然也是捕捉到了对方这昙花一现的笑容,疼得让他不断抽气的手背在半空中甩得像是癫痫,脸上的嬉皮笑脸依旧未减,讨好般的商量语气询问,“你看我为了你的地球都这样了,心疼我一下把音乐调小声一点吧?”

“你这是活该,你撞到手跟我把音乐调小有什么直接联系吗?”薄靳言似乎不打算松动半分,看着眼见这人水汪汪地疼出一副狗狗眼的样子也是挺有趣,索性直接抱臂看戏。

“求求你了,”鲍家明托着他的那个地球仪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看我,昨天刚被女朋友甩,喝了半夜的酒,今早晨还没把枕头给捂热呢,就被您给手动叫醒了。咱这种背井离乡在外打拼的穷苦小青年不容易,白天工地搬砖这下晚上还得回出租屋独守空闺,多惨啊,你就可怜可怜我呗。”

“你......”薄靳言半张着嘴,似乎是在想什么,“够贫的。”

“求求你呗。”鲍家明看有戏,更殷勤了。装可怜,拍马屁他最拿手了,分分钟搞定的事。

“进来吧。”薄靳言终于妥协,回答却让鲍家明莫名其妙。

“我进去干嘛?”他问。

“我这儿有药。”

惜字如金啊这货。鲍家明评价。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