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胡霍衍生】辗转·年轮③

写在前面

※ RPS与本人无关 请勿@ 真人

※内有BL描写  OOC有撒狗血有 不适者慎入

※《生活启示录》、《他来了请闭眼》crossover CP为鲍家明X薄靳言

3.

今天的晚饭是螃蟹。

薄靳言不喜欢吃螃蟹。虽然同属于河鲜,但是螃蟹实在不受薄靳言的青睐。究其主要原因,傅子遇估计应该是因为螃蟹的吃相太不雅观,而且是典型的体型大,肉量少。

“还有一点,”薄靳言说,“你正在吃的蟹黄,是它们的精子。”

“我知道,”傅子遇看起来镇定自若,“我喜欢。”

傅子遇跟薄靳言算是很多年的老友了,两人从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虽然那时候的薄靳言的确是个风云人物,但因为性格实在是不怎么讨人的喜欢,只有一些小姑娘会锲而不舍地追在后面偷偷脑补,一个个碰了钉子之后也就再没太大动力了。而傅子遇虽然也跟薄靳言一样在学校是个大大小小的人物,但受的待遇却是截然不同。医科的高材生,性格和善幽默,随时随地都能跟人打成一片,朋友遍布各处的他跟薄靳言想比就是金字塔顶的两个极端。

但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实实在在成了好朋友,而且一好就是这么多年,也的确很让人咋舌。

“诶,”傅子遇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指着桌上的一角,“这是什么玩意儿。”

办公桌上立着的是鲍家明早上来时拿在手里的地球仪。上药之后忘了带回去,当时场面尴尬薄靳言也没来得及提醒,便一直留在这。

“隔壁落下的,待会儿你帮我还一下。”|

傅子遇明显是来了兴趣,坐直了身子:“你今儿还串门了啊?”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再说,跟你有关系吗?”薄靳言看了他一眼。

“当然有了,当初是谁帮着你从郊区别墅搬到这儿来的?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呢,结果小半个月没动静。怎么突然对人际交往有兴趣了,男的女的啊?”

“男的。”薄靳言回答。

傅子遇看上去很失望的样子。语气里是丝毫不掩饰的失落,让薄靳言不禁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交友不慎。傅子遇是的确有一种老妈子心态的,毕竟薄靳言这种时时刻刻都生人勿近的态度实在是很让人为他的未来着想。

他不是不知道薄靳言所顾虑的东西,但是如果因为这些顾虑而将自己裹紧套子里对他自己来说,未免也有些太残酷了。而且,站在医护人员的角度来说,薄靳言这种高智商的人群,往往都带有反社会人格,任期自咎,处理不当的话可能会得不偿失。特别是从美国回来之后,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薄靳言看起来已经与常人无异,但是心里的伤,缝缝补补,又有谁看得见?

傅子遇是担心他的。他知道自己不能照顾薄靳言一辈子。他虽然无所谓,但是薄靳言总不可能依赖自己一辈子。大家最后都得成家立业,日后越走越远,若只有他一人留在原地,未免也太残酷。

所以才想想方设法地推他一把。

“对了,之前那个案子,李警官叫我把这个拿给你。”

傅子遇抽出了一个档案袋,扔到了薄靳言面前,掰着大闸蟹的蟹腿嘎嘣嘎嘣的。薄靳言打开档案袋,将里面的照片抽出,颦眉良久,傅子遇不自觉地探头过去,又触电般地闪了回来。

“什么意思你。”薄靳言蔑视他的反应。

“我不是你,大哥,”傅子遇扬了扬手里的蟹腿,“我还得吃饭。”

的确,薄靳言手里的照片确实有让人顿时失去食欲的功效。李熏然给的照片是案发现场几处发现的细节。墙面有断裂的指甲刮擦过的痕迹,受害者的小腹、侧腰出现针孔。

“有头绪吗?”傅子遇随口问道。

“有,所以你现在赶紧给我走。”

“你是这样对好心帮你带饭的恩人的吗?”傅子遇不耐烦地起身,擦了擦手,“我说斳言啊,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买个冰箱,你嘴又刁又不肯吃外卖整天让我送,你脸皮也够厚的啊。”

“我哪儿来的时间啊。”薄靳言头也不抬。

“时间是挤出来的,”傅子遇随手带门,“对了,我明天得飞外地,没时间过来,你看看你做饭怎么解决,让简瑶来帮你?”

“我自己想办法。”

“你想得出个鬼。”

“地球仪。”

傅子遇啧了一声,替他拿过了地球仪,抱怨着自己真是交了个祖宗,然后絮絮叨叨地关了门。

对面屋子的门紧闭着,透过猫眼也看不见光亮。傅子遇拎着个地球仪也不知道对方在不在家,觉得自己几十万上下的身价站在这门口真是傻透了。正当犹豫间楼梯口的电梯“叮”的一声到站,自里面走出来的高大青年看上去憔悴无比。

鲍家明手里拎着盒饭,抬眼看见自己家门口站了个西装革履的公子哥,手里面还拎着略微眼熟的地球仪,顿时心生疑惑。

相视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礼貌。虽然狐疑,但也不能说什么,正准备掏钥匙开门,后面的傅子遇说话了。

“不好意思,你是这间房子的住户?”

鲍家明回身,略带迟疑地点了点头。傅子遇脸上那应酬式的微笑也的确能带来不少和蔼可亲的效果,增加印象分。他向鲍家明伸出出空出来的那只手,友好地笑着。

“我是斳言的朋友,我叫傅子遇。”

“你好,我叫鲍家明。”鲍家明将盒饭换手,握住了傅子遇伸出来的手。

两人仿佛国家元首见面一般恭维了两句,鲍家明打开门让了半个身子,问道:“要进去坐会儿吗?”

傅子遇似乎就等这句话了。

“那就不客气了。”

鲍家明的家虽然算不上整洁,但东西堆放得倒是挺有生活气息。墙角立着的吉他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柔和了周边的轮廓,把屋子里的格调衬托得更加温和。傅子遇在他家的沙发上坐下,鲍家明给他沏了一杯茶,倒是让傅子遇有些新奇。

“现在很少有年轻人喜欢喝茶了。”傅子遇说。

“我家是做茶叶生意的,我从小耳濡目染学了点。”

傅子遇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打量着正端茶送水的鲍家明。后者也被这人盯得有点不自在,像是领导来审查工作一样,端端正正地坐好,像条老实的大狗。

“斳言让我把这个还给你。”傅子遇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地球仪。

“说实话,我还挺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把地球仪拿到他家去。”

“那就说来话长了.......”鲍家明干笑着喝了一口茶。

傅子遇将十指交叉,轻托在腿上,问道:“你跟斳言关系好吗?”

面对这没头没脑的问题,鲍家明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支支吾吾地:“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是吗,”傅子遇似乎对这个回答已经见怪不怪了,“斳言他其实人挺好的,面冷心善。之前因为意外的关系休养了将近一年,跟外界几乎没有接触,所以变得孤僻了一点。”

“不过他以前也不算外向。”傅子遇补充。

“嗯。”鲍家明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说什么。

“在你之前,”傅子遇眨了眨眼,“他没有跟任何陌生人进行过接触。”

这当真是让鲍家明吓了一跳。虽然傅子遇解释了薄靳言深宅在家中的原因,但没跟陌生人有过接触,这简直是宅到没药治了啊。然而自己成为这第一个也确实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只让人觉得后背发寒,特别是薄靳言那阴森冷漠的态度。

“所以,今天他跟我提到你,我还是蛮吃惊的,”傅子遇笑得很释然,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他以前住的地方比较偏僻,所以很少与人相处。我平时比较忙,有时候又无暇顾及他,远亲不如近邻,还劳烦你替我平时多帮帮他了。”

“这倒没关系,我尽力就是了,”鲍家明随口问道,“他以前住哪儿啊,会偏到没人。”

“澎湾湖区。”

湖区别墅啊。鲍家明默默地咽了一口茶。确实是有钱到没朋友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傅子遇突然翻出了钱包,“明天因为我工作的原因要飞外地,所以不能过这边来。斳言家里的情况你应该也看到过,这家伙完全不在家开火,只能靠我送。明天能不能劳烦你帮他去这个地方打包饭菜过来,当然会给你一定的报酬的。”

“这没关系,举手之劳啊。”这突如其来的糖衣炮弹倒是闪瞎了鲍家明这个小屌丝的狗眼,忙不迭地应承下来。

“或者,如果可能的话,拖他到外边来吃。”傅子遇笑得人畜无害,让鲍家明后背发寒。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