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 (12-14)

12.Make out

  马尔福感冒了。这简直是罗恩梦寐以求的事。

  当某个斯莱特林一脸阴郁地裹在毯子里手里捧着加热过的南瓜汁,时不时还会拿出手帕大声捻鼻涕的时候,罗恩觉得这一瞬间他可爱极了。

  无精打采的马尔福,无力还手的马尔福。罗恩想唱歌。

  “我必须提醒你,韦斯莱。如果你不设法掩饰一下你脸上的雀跃的话,我不敢保证你能平安无事地走出这个屋子。”马尔福威胁道。

  罗恩坐得更近了一点,用胳膊环住了他的肩膀,看起来依旧喜悦未减。

  “听起来一点也不可怕亲爱的。”

  下一秒罗恩就感觉手腕一紧,全身被人往右边死命一带,被马尔福翻身压在了沙发上。本就不大的双人沙发此时的空隙更是小得可怜。

  马尔福将脸靠近罗恩,他轻轻地嗅着红发身上特有的麦香,清新香甜,像咬了一大口干奶酪。

  两人额头相贴,湖蓝与深灰相望,像是一场没有终点的角逐。看上去亲昵无比。

  “把你的魔杖收起来,韦斯莱。”

  “那你得先把你的手从我裤子里拿出来。”

  “蛇主在上,我是你的男朋友。”

  “这可不是你要将那傻瓜流感病毒传染给我的好理由。”

13. eat ice-cream

  战争是在高尔和克拉布在转角处与罗恩他们正面碰上继而往罗恩脸上扔了两个香草冰淇淋开始的。整个过程中哈利与赫敏始终保持着目瞪口呆的状态,最后目睹整部闹剧最终以罗恩抽出魔杖对两人施展倒挂金钟结束。

  他径直去了斯莱特林的地窖。面对地下室那块黑乎乎的墙,罗恩依稀记得蛇院的口令每两个星期才会改一次。

  其他斯莱特林似乎对他的到来并不感到惊讶。斯莱特林的马尔福与格兰芬多的罗恩在交往这件事,长久以来已经让两个学院乃至整个霍格沃茨都对他们之间经常发生的追逐战和互相谋杀见怪不怪。

  罗恩跟马尔福的确经常出入各自的公共休息室,而且有时候还会在里面大打出手,周遭人已经学会视而不见了。

  尽管如此,还是会有人惊讶于罗恩脸上融成一摊的冰淇淋。

  “噢,你已经开始想念我了?”马尔福看着他走近,将茶几上的脚给放了下来。

  "如果是你让那两个混蛋把冰淇淋往我脸上砸的话,"罗恩回答,"我会拧下你的头。"

  “事实上,并不,"马尔福看上去很惊讶,但在罗恩眼里他这只是矫揉造作的演技,“他们这么做了?简直愚蠢得不可救药。”

  “我一点都不怀疑那是你指使的。”

  “不,love,”马尔福说,“谁让今天是愚人节呢。”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庆贺你的节日吗?雪貂。”

  马尔福抓住了罗恩的手腕将他拽到身旁坐下,他能肯定对方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至少不会再动不动将魔杖抽出来施咒了。

  他揽着对方的肩膀,看着罗恩那粘腻的脸颊和被糖水粘黏在一起服帖地敷在脸上的红色发丝,意味深长地安抚道:“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帮你弄干净如何?”

  “我可不敢奢望马尔福少爷……”

  罗恩向他转过了头,马尔福顺着他转头的弧度舔去了他鼻尖至嘴角的糖汁。湿黏的舌头和灼热的呼吸,微微粗糙的舌苔从罗恩的脸上刮擦而过,他的呼吸猛地急促,从耳根子开始红了起来。

  马尔福意犹未尽地咋舌:“香草味冰淇淋跟韦斯莱家的穷酸味道。”

  “让你妈妈给你准备一个新袍子吧。”罗恩面无表情地说。

14.Change the gender

  “这就是他死也不肯出来见我的原因?”

  马尔福坐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将双腿搭上茶几,看上去相当乐在其中。他的对面,坐着的是哈利和赫敏,以及他们中间的……一个红发姑娘。

  那标志性的雀斑和乱蓬蓬的红发,即使变成了女孩子也没有改变分毫。

  马尔福用手指托着下巴。

  “你要是敢再说多一个字就完蛋了,”罗恩威胁道,“听着,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可能跟你去玩什么马球的。”

  “我也不指望你这种样子还能跟我玩什么马球,”马尔福说,“你变成女人的样子实在是糟透了。”

  “谢谢夸奖。在我眼里你不用变成女人就已经糟透了。”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