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18-20)

18.do something together

  “我说你们,”韦斯莱夫人擦了擦手上的面粉,用怀疑地眼光看着眼前的两人,“是认真的吗?”

  “当然妈妈。要知道这可是乔治这么多年第一次决定要过生日,我们当然想帮忙。”

  罗恩点头如捣蒜,脚下的小动作也没停,在马尔福精致的小牛皮鞋上踩了一脚,后者立刻接口:“是的,夫人。”

  “好吧,多个帮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她突然瞪向了他们,“你们可不许打架。”

  “我们发誓不会的。”

  韦斯莱夫人苹果派的任务交给他们之后便离开了厨房。她得在乔治找到那个拼糖蛋糕之前把它给藏起来,还得捉住在后院里跟地精厮混在一起的维克多娃,这孩子可真不让人省心。

  罗恩接替了她继续打蛋的工作,他让打蛋器和碗自己在一边哐哐哐地搅拌个不停,偏过身子看向了正在对着砧板发愁的马尔福。

  “你是白痴吗?”罗恩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自己是个巫师?”

  “巫师跟厨师拼写这么大的差别你是怎么混为一谈的,韦斯莱,你的脑子是被黄油给蒙住了吗?”

  “听着马尔福,我不想跟你吵架,”罗恩揉了揉脸颊,“现在,我们先专心致志地把事做完好吗?”

  马尔福用鼻子哼了一声,似乎对此颇为不屑。罗恩走近,想帮上点忙。但是马尔福侧过头从罗恩脸上也看见了似曾相识的迷惑神情,不由得也哀嚎了起来。

  “韦斯莱,告诉我,你是不是从来没做过家务?”

  “我只是没进过厨房而已。你又干过了?”

  “你睁大眼睛看仔细一点,我的父姓是马尔福!”

  罗恩偏过头去不再看他,放弃了再一次的无聊争吵。转头研究砧板上摆放得歪七扭八的苹果。马尔福站在罗恩身后,视线越过他的肩膀,踌躇着:“是不是从中间直接切开就行?”

  “我不确定。”

  “你切开试试。”马尔福说。

  “为什么是我,”罗恩说,“我知道你最后肯定会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的。”

  “这可是你哥哥的生日。”

  “我不管,你过来,”罗恩说,“要切一起切,握住了。”

  马尔福无奈,只得上前,双手自罗恩腰两边穿过,握住了刀柄。姿势无比亲昵,但两人此时眼里却只有那个安安静静摆放在砧板上的苹果。

  刀刃抵到了果肉之上,双双发力。

  哐的一声,刀刃撞击砧板的一声轻响,苹果被切成了两半。

  “成功了?”难以置信。

  “你们两个是白痴吗?”目睹了整个过程路过的赫敏评价道。

 

19.Wear a suit

  魔法部在平安夜那天准备了一场舞会。香槟,烈酒,威士忌。场面空前盛大,但也依旧掩盖不了福吉开办它的真正目的——单身派对。

  “罗恩,看在上帝的面上,”赫敏拿着一个巨大的礼盒走进了傲罗们的工作室,“福吉只是个刚跟妻子离婚可怜的家伙。”

  “上帝,”罗恩转过身看她,无聊地晃着椅子,“你竟然在巫师界用‘上帝’这个词?你的上帝会在周末去对角巷的酒吧喝上一杯火焰威士忌吗?”

  赫敏忍无可忍,将手里的礼盒砸到了罗恩乱糟糟的桌面上。后者看起来相当讶异,拆开发现里面是一套相当漂亮的深褐色长袍礼服。

  “哇,”罗恩受宠若惊,“你送给我的?”

  “相信我罗恩,我对你可不会这么友好。”

  “别告诉我是马尔福,”罗恩痛苦地说,“他又在想方设法地讽刺我的穿着了。”

  “福吉给每个单身汉都准备了一套,”赫敏说,“看起来他相当期待明天的舞会。”

  “他还是十六岁的小孩子吗?”罗恩全身都瘫在了他那张宽大的椅子上,“我又不是单身,虽然我一直在计划跟那个白毛雪貂一刀两断。现在的确是个好机会。”

  “你没有看请帖吗?”赫敏有些难以置信,“上面说可以邀请舞伴。我都已经跟马尔福说过了,他答应会过来。”

  “我又不是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拼读单词的机会,”罗恩说,“好吧,你又破坏了一次我可以找个好女孩共度良宵的机会。”

  “这话你留着跟马尔福说吧,”赫敏走出了屋子,“别迟到。”

  马尔福换上了正装。墨绿色的长袍,银灰色的镶边,像极了斯莱特林的斗篷。罗恩站在原地看他。

  马尔福确实很适合这种正式场合的穿着。无法否认,他的确是天生的贵族,优雅,得体,虽然经常从那两片刀锋似的嘴唇里吐出尖酸刻薄的句子,但他的举手投足却始终让人挑不出半点纰漏。

  “别看傻了眼,”马尔福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马尔福家的孩子从小就得接受礼仪和形态的培训。老天,你的领子是怎么搞的?你刚去地底下跟地精喝茶吗?”

  罗恩翻了个白眼:“那你的教育还真是彻底的失败。”

  “你可没有什么立场说我,亲爱的。”

  马尔福后退了一步,单手向前,微微躬身,直视着罗恩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面星光斑驳。

  “介意跟我跳一曲舞吗?罗恩•韦斯莱先生。”

  罗恩笑了,脸上的雀斑仿佛也在灵动地跳跃。

  “不。”

  马尔福真是想掐死他。

 

20.have a dance

  “罗恩,别再闷闷不乐地坐在那儿了,舞会就要开始了。”迪安在自己床头翻找着某个哑光色的袖扣,却迟迟看不见那玩意儿的踪影。

  “如果你也跟我一样得穿着这件酸咸菜一样的衣服去参加舞会的话,你也会闷闷不乐的。”罗恩说。

  “噢,罗恩,我真的很同情你。”

  “我也已经得到够多的同情了,”罗恩从床上站了起来,“我得换个地方。”

  “祝你好运,罗恩。”

  罗恩很想翘掉这次舞会,但是他做不到。哈利帮他找好了舞伴,那对双胞胎的印度姐妹。放在以前,罗恩肯定会乐上好一阵子。可是现在,穿着这身衣服,罗恩只想在某个角落里默默享受着舞会提供的黄油啤酒,直到把自己给灌醉为止。

  身为火焰杯的勇者,哈利得带着他的舞伴离开罗恩,到舞池中心去跟其他勇士们一起领舞。罗恩在原地尴尬极了,当帕德玛不耐烦地询问他们该什么时候下舞池的时候,罗恩只得硬着头皮牵起她的手进了人群。

  大概是半首曲子过了的时候,马尔福搂着帕金森晃了过来。这个时候罗恩已经因为生疏的舞技踩了帕德玛好几脚了,可怜的姑娘只想快点结束这首冗长的大提琴曲。

  “拉文克劳的帕德玛•佩蒂尔和格兰芬多的臭鼬穷鬼罗恩•韦斯莱,”马尔福眯起了眼睛,“告诉我,佩蒂尔,拉文克劳为什么会甘心跟一个头脑空空的格兰芬多一起跳舞。”

  “这用不了你操心,马尔福。”帕德玛说。

  “韦斯莱,你这拙劣的舞技可是踩伤了人家好几下呢。”马尔福继续说道。

  “滚开吧马尔福,我不想跟你吵架。”

  马尔福牵着帕金森后退了几步,环绕了周遭一圈。一曲将终,换舞伴的时间到了。

  “将你的舞伴借给我如何?”马尔福看向帕德玛,“看起来你也很希望让他停止伤害你的脚。”

  “事实上,”帕德玛踌躇了一松开了握住罗恩的手,“抱歉,罗恩。”

  “不,你不能这样!”罗恩叫道,“两个男人是没法跳舞的!”

  “当然可以,你这个白痴,”马尔福顺势放开了帕金森,揽过了罗恩的腰,“原来你不敢见我,是因为收到了一件这么难看的袍子吗?”

  “闭嘴。”罗恩有些难堪,脸上的雀斑开始有些发红。

  “韦斯莱,你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意识到你在我眼里,无论穿什么都是一个穷鬼呢?”

  “我从来就不在意你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子。穷酸,脑袋空空,白痴,臭鼬。”

  “我眼里的你就是你。”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