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火赤】白纸鸟(一发完)

写在前面

※ 老物了,想杀死当年不好好用标点符号的自己

※原作《黑子的篮球》 CP为火神大我X赤司征十郎

(一)  

  在接到病例报告单的那个下午,赤司脸上的神色与往常并没有异处。依然是那副高高在上冷艳俱佳的神采,只是桃井看见他,捏着那张白纸的指关节因为过于用力而开始泛白。

  不能够再打篮球。

  赤司的渴睡症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地开始在他的体内肆虐了起来。

  那就像是一条突兀的巨蛇,盘踞在赤司的心脏之上,一脸愉悦地感受着他那心房的暖意和充满生气的心跳。

  这是迟早的事。桃井揉了揉眉心,这么想着。赤司原本就在很多年以前患上了这个奇怪的病症,这个毒瘤也早就在赤司身体里面扎根,榨取着赤司身体内那身为“体力”的养分。

  不能够再打篮球。

  无所谓啊,反正已经玩腻了。

  赤司这么想着,嘴角苦涩地向上扬,喉咙深处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用了上来,让他有一种深深的不快感。

  想要捏碎一些东西,想要摧毁一些东西。

  像小孩子丢失了心爱的物品,生气得大喊大叫一样,赤司此时也想将心底里的这股感情给怒吼出来。

  我竟然会因为这种东西感到不满。

  赤司冷笑着,将冲动压抑了下去。手中的报告单早就被他揉成了一团,头也不回地,抛向了身后的垃圾箱内。

  纸团碰撞在箱内发出轻响,赤司不快地咬了咬牙。

  【下午帮我请个假吧。】

  桃井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抬起头来,对上了他那依旧无所谓的视线,她愣了片刻,耸了耸肩。

  【请假是没什么问题啦,不过你可不要去打架哦。】

  赤司笑了笑,额前的碎发也随之颤动起来,他扬手,随后又将双手揣入兜中,迈开了步伐。

  【我又不是青峰。】

  桃井有些放心地叹了口气,紧步跟了上去。

  两人一同行走在这冰冷的白色建筑里,消毒水的气味仿佛毒药,腐蚀着人的皮肤和器官。赤司皱着眉快速地走在前面,桃井一言不发地紧跟其后,一时间,两人耳畔只有胶质鞋底摩擦地面的吱吱声响。

(二)

  那个下午,想必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不妙的一个日子。

  火神拎着自己的书包,跟往常一样穿过校园内的人流,走向校门口。

  诚凛的学子并不多,但放学后的人潮涌动也是不可忽视的。火神讨厌和别人贴的很近,所以一向都喜欢往稀散的地方走。但是因为自己190的身材,往往不能如愿。

  【真是烦死人了。】

  火神皱着眉抱怨着,脚步在这人潮之中也不由得加快了。

  今天社团没有活动,教练也少见的没有提出强化策略,所以今天是少有的可以早点回家的日子。

  火神不喜欢在外面呆太久。或许是因为自己在国外呆的太久的缘故,他感觉自己很难与日本的本地居民相处地格外融洽,虽然平常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摩擦,但火神还是会感到不自在。除了打篮球和去喜欢的餐厅吃东西以外,火神几乎很少出门。

  【今天晚餐吃什么呢?】

  这么自言自语着的他,低头穿越过了诚凛装修简朴的校门,再次抬头的时候,看见了靠着校门正在闭目养神的赤发男人。

  赤司抱着双臂靠在诚凛的铁质校门上,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白色衬衫会沾染上铁门上未干的泥浆。他闭合着双眼,睫毛轻颤,在眼睑上投下斑驳的影子。午后的斜阳拉长了他悠闲的影子,赤色的头发被夕阳晕染成了酒红色。

  【啊……喂。】

  一时语塞,火神只能发出简单的字词,简短的声音划破空气,在嘈杂的人群中准确无误地传达到了赤司的耳中。

【你出来了啊。】

  他睁开了眼,懒洋洋地看着眼前逆光的火神,温暖的夕阳为他镶上了一道毛茸茸的金边。

  赤司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来找他,只觉得自己或许背负了一些可以放弃的东西,但是,隐隐之中感觉,死都不会放弃。

  原来对篮球,有着这么大的执念啊。

  忤逆自己的人都该死,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忤逆自己呢?

  【 One on one?】

  

  (三)

  打篮球的时候,体内总是有一样东西在燃烧一样,在身体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火神自己给的解释是野性的力量,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对篮球的那种偏执的热爱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美国的时候,因为教练格外严苛的关系,自己经受的训练也不少,每天都练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肌肉不是发酸的。尽管这样,火神还是依旧喜欢着篮球,偶尔路过公园的时候也会跟一些当地人打起街头篮球。

他似乎享受着全身心放在篮球比赛中的感觉,所有人的目光追寻这那个小小的橘黄色物体,互相追逐着挥洒着热汗,身体相互碰撞,双方相互牵制。

  火神真的很喜欢篮球。

和强者之间的对决,更是让他热血澎湃。

  毋庸置疑,赤司就是他一直想要对决的强者之一。奇迹时代的原队长,拥有着压倒性的实力,敏锐的洞察力和强大的分析能力,赤司征十郎一直是传说一样的存在。

天才,王者。

  因为个性怪诞的原因,火神屡次邀约都被他严词拒绝。火神也从桃井处听说过了赤司日益衰弱的身体状况,之后便也不再纠结于与赤司单挑。

  但是心里还是有着莫名的伤感。

  【诶?什么?】

  火神瞪大了眼睛看着依旧靠着铁门一脸悠闲的赤司。

  【我要回去了。】

  赤司这么说着,抬腿准备离开,胳膊在意料之中被人抓住了。

  【去吧,一对一。】

  火神眼里像是要迸出火焰来一般。

  赤司的手被眼前高大的男人举高了,手腕处被火神的手给紧紧握住,他的体温也毫无保留地直接传递了过来。

  像是要被灼伤了一样。

  赤司撇了撇嘴,将被捉住的手往边上一拐,随之甩脱了火神的牵制。

  火神兴致勃勃地提出可以供人打球的地点,随后便不管赤司的反对,又继续握住了赤司的手腕,强行将赤司带离了原本人潮涌动的校门口。

  其实赤司并没有必要跟火神比一场,自己并不欠他什么,而且也不带那种“最后一次打篮球就满足恋人的愿望好了”的肤浅感情。

  大概只是单纯的自己想打而已。

  自己想看清楚,他身上的潜力在自己面前发挥出极限的样子。

  赤司认定了火神。

(四)

夕阳下的公园游人并不算少,但篮球场那边的人却少得可怜。赤司站在篮筐边,盯着脚下倾斜的影子,脸上露出怪诞的微笑。

因为最近刚下过雨的关系,空气都是一股清新的泥土味,水泥地上的水渍也斑斑驳驳的分布在这个简陋的篮球场上。

嘭嘭嘭的拍球声由远至近,赤司抬手接下了火神从远处传来的一球。

【One on one。】

火神爽朗地笑着,赤司看着他,愣了愣,之后便单手拍着球,另一只手揉了揉额前蓬乱的头发。

  大概是有点害羞。每次看到那家伙露出这样的表情,都会情不自禁地感觉,能遇见他真是太好了。这么爽朗的一个家伙,这么爱篮球的一个家伙。

  赤司举起了空着的左手,缓缓地伸出了食指。

 【公球。】

 不知道为何,火神感觉到赤司拿球的右手有些发抖。

 大概是错觉吧。火神想。

 经历了这么一小会儿的心理活动之后,双方也迅速地进入了状况。赤司抬手将手中的橘红色物体向上一抛,随后两人一同跳起。

  先发球的球权,赤司明文规定得这样抢夺。虽然173的个头和火神的190比起来并不能吃到多少甜头,甚至可以说是完全处在下风,但赤司没有决定使用大众一向使用的那种发主球的做法。

 没有必要。

 记得他当时那么说过。不了解他的人大概会认为他是自不量力,但是当时站在火神身边的黑子哲也却因为他的话而冒出了冷汗。

 赤司君是绝对不能招惹的人。黑子曾经三番五次地这么提醒过好战的火神。虽然知道对方是为自己好,而且自己也亲自体验过一把赤司的“恐怖”,深知赤司是个不可理喻的人。

  但还是想和他来一场对决。

  因为我是那么地渴望成为人上人。

  两人的身体开始碰撞的时候,火神的视线与赤司对上了。

  淡漠的视线,仿佛看穿了一切的眼神。火神感觉背后一凉。

  【左边吗?】

  赤司嘟囔了一声,细碎的话语落入了火神的耳朵里。

  赤司他有能够看见未来的能力。

  火神咬了咬牙,抬手向右边防去。

  赤司绝对不是那种会漏嘴说出来的人。

  【别想骗过我。】

  火神看着赤司快速地转换着攻击方向,然后.......赤司冲向了火神毫无防守的左边。

  【谁骗你啊,白痴。】

  冷淡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赤司快速运着球向篮筐跑去。脚下踩着球场里积着的水,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响。

  【还没结束呢!】

  身后的红色人影似乎没有因此放弃,快速追了上来。

  出人意料的速度。

  赤司因为火神拼命跑上来挡在篮筐前的防守而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你竟然使诈!】

  火神喘着粗气发表着不满。

  【我哪儿有,我的确是从左边进攻啊。】

  赤司脸上毫无忏悔之意,在说话的同时将球迅速换手,攻向了火神的侧身。这次的攻击没有第一次的那么容易,火神的防守也因为上次的意外而变得更加紧密。

  【你要是再不上,我就要动手了。】

  火神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有些兴奋地看着赤司。

  【能够做到的话就试试吧。】

  对方只是一心一意地操控着手中的篮球,让火神一点碰到篮球的机会都没有。

  【只不过才10分钟,火神你的精力就已经磨得快差不多了呢。】

  赤司突然这么说。

  【大概是学校那边的教练太业余了吧,你的体力还有待加强呢。】

  他这么下了结论,丝毫不在意火神脸上的神情。

  【这一球就定胜负吧。】

  这么说着的他,一瞬间出现在了三分线上,快速地出手,将球抛向了篮筐。

  左手托,右手推。漂亮的姿势,完美的投篮。

  但是,不能就这么结束。

  火神拼了命地在腿部发力,用力地蹬向地面,跳到了空中。

  惊人的弹跳力。

  他在赤司的三分球跃上最高点的时候将它拦截了下来,稳稳地握在了手上。

  这家伙,竟然能投出这么高的三分球。

  【喂,赤.......】

  回过头的时候,赤发男人已经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地看着逆着阳光抱球站着的火神大我。赤司的脸上仍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但是额头的汗和苍白的面孔已经充分的表现出了他此时此刻的虚弱。

  打篮球果然比打架要累得多啊。他这么想着。

  站在夕阳之下,全身都和橘红色晕染在一起的火神,让自己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喜悦和希望。

  火神走到了他的面前,轻轻地蹲下了身子。

  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服帖地粘黏在额头,他放下了篮球,看着眼前依然微笑着的人,心中突然一酸。

   【要连我的份一起赢,否则我就杀了你。】

   这么环着对方脖子的赤司,将随身携带的匕首抵上了火神的后颈。

  【擅自决定些什么啊你。】

   火神不理会利刃的威胁,将他从身上拉扯了下来,按住了赤司的肩膀。

  【绝对会赢的,怎么可能会输啊。】

   赤司因他的话而扑哧一声地笑了。

  【输了的话我第一个杀了你。】

   未来的有你的话,呆在身边看你放光也是我自愿选择的路。

   因为你无比的耀眼。

  【喂,火神。】

  【啊?】

  【我当你的篮球顾问怎么样?】

  【开玩笑吧?真的假的?】

  【我要回家了。】

  【喂喂喂!】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