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 (21-23)

21.fight together

  那天是哈利的生日。罗恩为他的礼物足足筹备了一个星期,这让马尔福相当不满。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罗恩换衣服,靠着靠垫,看起来心情糟糕。罗恩拿起桌上包装有些拙劣但是相当精致的礼物,原地跺了跺脚,看向了正在无声抗议的马尔福。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几岁,”他说,“别摆那副蠢样,我们该迟到了。”

  “那是因为你一直在跟你的那根领带纠缠不清,你这傻瓜。”马尔福终于起身。

  当热闹的晚餐终于结束的时候,一圈方桌的人开始回忆起还在霍格沃茨时候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一直环绕着马尔福迟迟不见转移。或许的确是因为马尔福这些年的转变太大了,所有人都相当讶异他最终会选择去圣芒戈医院工作,而且如今还一切顺利,当初乔治还打赌一定会有数不清的投诉猫头鹰来着。

  第一块奶油从餐桌上飞过的时候,每个人的下意识反应是掏出魔杖。但这也实在是太过于高估巫师的反应能力了。

  于是,奶油大战开始了。

“攻击哈利,攻击哈利!”罗恩跟马尔福擦肩而过的时候嘶哑着嗓子大叫着。

  “正如我所愿。”马尔福笑了。

  于是这场战争就成了以哈利为中心的攻防战。作为防守一方的哈利拥有着军师赫敏,在他身边对战场所有人的位置详细汇报,拟订方案。而攻击一方以马尔福、乔治为首,成了主要攻击手。特别是马尔福,他的每一次投掷都可以用精确受训来形容,都能无比精准地击中他的目标。

  而罗恩只是单纯地在漫无目的地逃窜和丢掷而已。偶尔被打得抱头鼠窜也会在下一秒被某个人拽住胳膊拉到身后然后杀个回马枪。

  相当优异的战绩,最后以马尔福跟乔治队伍的胜利而告罄。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并肩作战。

 
 

22.quarrel

  他们在对角巷见面。破釜酒吧里,罗恩点了一杯黄油啤酒,他爱黄油啤酒,酒精麻痹舌头,却又不至于让自己喝醉。他记得自己喝醉的样子,难看不堪。

  马尔福迟到了。他看向酒吧墙上的挂钟,全身上下有种烦躁的无力感。这是很久都没有过了的感觉。

  一个小时前前,他跟家里争吵。韦斯莱家的小儿子竟然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更何况对方是德拉科•马尔福,带着几乎是集所有恶劣为一身的马尔福的姓氏。韦斯莱太太开始痛苦,韦斯莱先生在餐桌前坐下,脸色发青。

  罗恩就这么在全家人的注视下离开,骑着他的那把破烂扫帚,划过了天际。

  他得跟马尔福谈谈。

  他们约好在破斧酒吧见面。

  马尔福终于到了。他推开酒吧的门,风尘仆仆地闯了进来,袍子上沾了不少难看的灰。罗恩起身,张了张嘴,看见了他身后的卢修斯。

  他默默地将话咽了下去。

  马尔福被卢修斯推搡着在罗恩面前坐下,罗恩看清了他被束在背后的双手。马尔福的表情愤怒又屈辱,罗恩看着他苍白的面孔,灰暗的瞳孔,两人对视,沉默不语。

  “罗恩•韦斯莱,” 卢修斯慢条细理地用指尖敲着桌子,“全身散发麻瓜恶臭的纯血叛徒。”

  罗恩盯着那双与马尔福相同的银灰色的眼睛,瞳孔里面的阴戾仿佛要刺穿罗恩的身体。

  “今天早上,我的儿子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卢修斯抚摸着他的权杖,“这是他这么十几年来,第一次给我如此大的惊喜。是关于你的,韦斯莱。”

  “够了,父亲。”马尔福说。

  “德拉科,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卢修斯的权杖抵到了马尔福的肩上,“不要开口。”

  马尔福很惧怕他的父亲。这是马尔福从哈利那儿知道的。哈利曾经在翻斗巷撞见过他们一次。如果说德拉科•马尔福是顽劣的刻薄鬼的话,卢修斯•马尔福也无愧于作为他的父亲,严格,冷漠,更加的刻薄和不近人情。

  如今三人相对而坐,熙熙攘攘的酒吧在他们的这个位置形成了一个肃杀的战场。

  罗恩瑟缩,踌躇。他突然想再看一次马尔福那暗灰色的眼珠。

  他们终究还是孩子。

  马尔福没有抬头。

  “肮脏的麻瓜爱好者。”

  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世界在分奔离析。

  “我得回家了。”

  终于,罗恩起身,理了理自己发旧的袍子,换来了卢修斯又一个不屑的眼神。

  他走出了酒吧,将金发一家扔在了身后。全身发冷。罗恩搂住自己的胳膊,开始发抖。

  马尔福追了上来。

  “回到你爸爸身边去吧,德拉科。”

  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做他的好孩子。”

  “够了,韦斯莱,你根本不明白!”德拉科开始控制不住音量地大喊,“不是只有你才觉得痛苦!”

  “我可不痛苦,”罗恩歇斯底里地大笑,“我是如此地乐在其中。”

  那是他们久违的争吵。不同于昔日的拌嘴和拳打脚踢,是一次史无前例的争执,刻骨铭心。

  他们决定改变,却被现实使了绊子。

 
 

23.reconcile

  平安夜的午夜。已经过了十二点。

  韦斯莱夫人催促着孩子们赶紧上床,收走了餐桌上零散的盘子。她看了一眼仍然坐在一遍切割着眼前豆腐块的罗恩,忧心忡忡。

  “Sweety,该去睡觉了。”

  “好的,妈妈。”

  罗恩顺从地点头,放下了刀叉。韦斯莱夫人讨厌这样,她讨厌她的小儿子变得沉默,安静,时常走神。餐桌上少了弗雷德跟乔治的恶劣笑话,她不希望连罗恩的笑声也消失。

  她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她攥紧了手里的桌布,看着罗恩缓缓地上了楼,发出那一声沉重的关门声。

  罗恩睡不着。

  自从那件事之后,他自己失眠整整一个礼拜了。难以置信,马尔福在他心里的份量远远比他自己所了解得多。想起他暗淡的眼睛和擦过自己袍子边缘的手指,罗恩心里一阵抽痛。

  该死的雪貂。

  竟然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没有未来。

  跟马尔福在一起,是一件让所有人包括罗恩自己都跌破眼镜的事情。当他们承认关系的时候,霍格沃茨的每个人都觉得这两个人一定是被人用了混淆咒。

  针锋相对的两个人,水火不容的两个人。

  罗恩本来以为,至少马尔福喜欢的是哈利。因为他对哈利的针对,比对自己来说更加明显不是吗?

  但仔细想想,马尔福堵住罗恩的次数,以及跟罗恩斗嘴的次数,却是比哈利多得多。

  肮脏的白痴。

  那是作为级长巡逻的一个晚上,年轻的毒蛇跟狮子接吻了。在霍格沃茨昏暗的走廊灯光下,两个影子修长亲昵,像是一对缠绵悱恻的恋人。

  “恶心!”罗恩大叫。

  “你的回应可不觉得这叫恶心。”马尔福回答。

  罗恩在床上又翻了个身。

  窗户传来敲击的轻响。是猫头鹰的喙轻啄玻璃发出来的声音。

  罗恩起身,来到自己杂乱的桌前,打开了窗户。窗台上银灰色的小家伙正在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圆溜溜的眼珠在他身上转了一圈。

  “米伽尔,你怎么在这儿?”

  认出了猫头鹰爪环上的家徽,罗恩轻轻得骚弄着它头顶的羽毛。

  “因为是我让他来的。”

  马尔福的声音从窗下突然响起,罗恩吓了一跳。他看向站在黑暗里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马尔福,那头金发温柔得像湖畔的月光。

  马尔福的脚下堆着深褐色的皮箱,看起来风尘仆仆,头发上似乎沾上了不知名的污垢,三三两两地黏在脸颊。

  罗恩将视线聚焦,才看见他那红肿的脸颊和发紫破皮的嘴角。

  “韦斯莱,我们私奔吧。”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