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 (24-26)

24.look at your eyes
 又是麻瓜的玩意儿。
  马尔福记得自己跟某个红发鼬鼠说过无数次麻瓜的东西让他反胃,但后者似乎从来都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真是混账。
  于是他们现在坐在房子里,面对着各自眼前的画板,沉默不语。
  罗恩很快地订好了画布,似乎很乐在其中的样子,拨弄着调色盘里粗糙的颜料,兴致勃勃地拿着跟他头发一样毛糙的画笔在画布上刷来刷去。
  “好了,马尔福,你还要观察到什么时候,”罗恩从画板那边探过头来,看见马尔福依旧不移动分毫的样子,“还是你那天才脑子实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闭嘴,你这傻瓜,”马尔福开始订画布,“我不知道我干嘛要跟你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
  “别啰嗦了,”罗恩得意地说,“快点,我都要画完了。”
  “别胡扯了,”马尔福不耐烦地蘸着颜料,虽然他的确对这玩意儿一窍不通,“你拿起那毛刷子还没两分钟。”
  “我在画你的眼睛。”
  马尔福停下了手边的动作,对对方的回答有些吃惊。他不动声色地看向对面被画板掩盖了的红毛鼬鼠,对方似乎在专心地研究调色的问题。
  “该死,你那眼珠子到底该怎么调?”
  罗恩突然抬头,对上了马尔福灼热的视线。
  暗灰与湛蓝的相撞,像是星空下斑驳的猫,像是深海里潜伏的鱼,像是宇宙里无形的力量碰撞形成的星云。像是童话,像是奇迹。
  马尔福吻了过来。唇齿间胶着的是恋爱的热度。呼吸彼此喷薄,美丽动人。马尔福看着罗恩闭眼时金色睫毛的轻颤,他的嘴角微扬,肆意地掠夺着对方的口腔。
  那一刻他相信,这就是爱情。
 
25.Get marry
  罗恩从床上醒来的时候,身上是满头满脸的香槟。他深吸了一口气,想杀死马尔福。
  在枕头下摸索的时候,手指却没有感觉到魔杖那坚硬的触感。他从床上直起身子来,抹了一把湿哒哒的脸,决定要跟马尔福做个了断。但是环顾一周,却发现了能将他从清晨起床的烦躁中猛然惊醒的变化。
  他不在他的家。虽然准确地说是马尔福的家,但目前的重点就是他不在他该在的地方。
  天哪。罗恩痛苦地捂住了额头。这又是什么该死的恶作剧吗。
  这是格兰芬多的宿舍,霍格沃茨的内部。
  霍格沃茨。老天。
  罗恩用被子擦了把脸,下了床。赤脚重新接触到那熟悉的木质厚桐木地板的时候,罗恩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亲切感。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
  他下了楼。
  “嗨,罗恩,”赫敏和哈利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正如他们当年经常做的那样,“早上好。”
  “你们不想解释一下吗?”罗恩揉着眉心,指着两人身上穿着的格兰芬多制服,然后低头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也是学生时代常穿的那件白色衬衣。
  该死。
  “这是个挺长的故事,”哈利说,“解释起来可能有点花时间。”
  “别废话了老天,”赫敏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罗恩,快把你的衣服换换,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你像我妈妈。我要去参加什么舞会吗?”罗恩懒洋洋的。
  “并不是,”赫敏把他推进了卧室,“但如果你穿成现在这样过去的话,未来的日子你肯定会足足埋怨我一个礼拜。”
  “是马尔福叫你们来的对吗?”罗恩的声音隔着门传出来,“他又想搞什么,告诉他,我的生日是三月一号!”
  “你就不能安静地把衣服穿好吗?”
  罗恩最终把衣服换好的走出门的时候,赫敏已经急坏了,哈利正在安慰她。
  “没事的。”他说。
  “怎么了,”罗恩理了理制服的领子,老天,他真的好久没穿这个了,“你的猫死了?”
  “闭嘴,罗恩!”赫敏拽过他的胳膊和哈利一起把他往外扯,“我希望我们不会太晚。”
  他们来到了霍格沃茨的大厅。大厅已经被装点成了某种礼堂的样子,银绿和金红颜色的彩带挂满了天花板。罗恩看见了舞池中心的马尔福,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我的天。”
  马尔福身着斯莱特林学院的长袍制服,体态修长优雅,他站在原地,安静地看着罗恩从长楼梯上下来。两人一动一静,像是流传了百年的画作。围着舞池的家伙们开始起哄,迪安那混蛋幸灾乐祸地吹着口哨,金妮在一旁紧张而兴奋地拽着迪安的胳膊,纳威有些紧张兮兮地看着马尔福,但所幸他的脸上还是带着祝福的微笑的。就连乔治,也站在人群里一同笑着,给予自己最小的弟弟无声的祝福。
  马尔福向身前的罗恩伸出了手。
  “愿意跟我跳支舞吗?”
  角落乐队的演奏开始响起,罗恩记得这个曲子。
  他将手放进了马尔福的手心。
  “这是环形曲子。”马尔福坐在沙发上用铅笔敲着纸面。
  “那是什么玩意儿。”罗恩对此毫无兴趣。
  “没有结尾,一直演奏到乐队的人老死,”马尔福翻了个白眼,“跳舞的时候用这个曲子一定很绝望。”
  “求婚的时候肯定很浪漫,”罗恩笑着看他,“‘你愿意跟我跳一辈子的舞吗?’,哇哦。”
  “白痴,”马尔福不屑地偏过了头,“别指望用这个暗示我,我不会跟你求婚的。”
  罗恩跟马尔福滑进了舞池,长袍摩擦地面,优雅的弧度。罗恩低头轻笑,红了耳根。
  “你这家伙,”他说,“一点新意都没有。”
  “是你说喜欢的。”马尔福看着他的眼睛。
  我爱你。

26.Cook
  马尔福进屋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餐桌上的冷盘,看起来还不错的玉米西兰花沙拉。他看向厨房里忙碌着的红色影子,颇有些意料外地开口:“我以为你至少要睡到晚饭后。”
  “你得理解作为一个傲罗的自律,”罗恩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的生物钟可不允许我把更多的时间浪费在睡觉上面。”
  “似乎你的生物钟在每次激烈的性爱之后都会失灵。”马尔福将西服外套搭在了椅背上,嘲笑般的回答。他可还记得清楚这家伙每次做完爱后到头就睡能够睡到第二天的中午。这让马尔福无数次地错失了morining love的机会,他对此相当郁闷。
  他在餐桌前坐下,看着眼前的食物:“我从来不知道你会做饭。”
  “的确不会,”罗恩回答,“这是我第一次弄的,这黑乎乎的玩意儿是什么?胡椒粉吗?”
  马尔福默默地放下了送到嘴边了的西兰花。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