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胡霍衍生】辗转·年轮 ⑥

写在前面

※ RPS与本人无关 请勿@ 真人

※内有BL描写  OOC有撒狗血有 不适者慎入

※《生活启示录》、《他来了请闭眼》crossover CP为鲍家明X薄靳言

6.

鲍家明不知道,第一次看见尸体的时候呕吐是不是每一个都会有的正常生理反应。但他很想得到肯定答案。

在瞄了一眼之后立马出去扶墙出去干呕了半天,当着薄斳言跟李熏然的面把“丢人”这俩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但这两人却仿佛跟他处于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鲍家明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薄斳言给出侧写的时候的确很帅气,但是背后,是经过多少次仔细翻看尸体,仔细校对细节得来的呢?

差不多的年纪,目睹了这么多的死亡,堆积成现在的至高无上。听周边的警员议论,鲍家明才知道薄斳言的身份,公安部的准案件顾问。因为一年前因事故回国一直在休养,所以从未公开露面出现在犯罪现场。

薄斳言的学历和工作经历耸人听闻,真的跟鲍家明仿佛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高傲,自大,冷漠,刻薄。这是别人对他的评价。

跟鲍家明眼里那个苍白安静,目光冷峻的身影重合。他又想起傅子遇说过的话,又想起简瑶带着微笑的叮嘱。仿佛可以透过一切的一切,看到这个名为薄斳言的男人身后的那道阴影,那道裂痕,那丝倔强,那副逞强。

“身高一米七左右,体重大概在七十公斤以内,中等身材,手臂肌肉力量很强,足矣把成年男性徒手勒死。童年受过性侵犯,导致他有轻微的偏执症状,具体表现为轻度强迫症,不安感,眼神飘忽,可能有失神症状。他的上半身有纹身或者脚腕留有伤疤,具有严重的攻击倾向。”

薄斳言站在人群中心,慢慢地说出这些句子。单调乏味的长句从他嘴里吐露出来却偏偏让人愿意侧耳倾听。恰到好处的短语,清亮得当的咬字,缓和有度的音调。鲍家明在一边看着他,仿佛在台下瞻仰一个艺术家精湛的表演。

“还有一点,我认为这是团伙作案。凶手很可能还有一个同伙,负责引诱受害者。这个同伙可能是个七岁到十二岁的孩子,女孩的可能性比较大,长发,但是头发稀少。衣着干净。你们可以去查查近几年本市福利所和孤儿院符合条件的失踪名单。”

“还有什么问题吗?”

“薄教授,”有警员提问,“纹身和伤疤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他身手不错,很强壮,精神状态导致他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只能打零工和做一些社会地位很低的活。这种人很容易被街头混混盯上,弱的成为上缴的绵羊,强的被拉入伙。本地几个黑帮的规矩就是纹身和戴脚铐。”薄斳言回答。

“那我们可以直接从黑帮里面排查啊。”有人说话了,却立刻被旁边的人给瞪了一眼。

薄斳言扫了那人一眼,抿了抿嘴巴:“你是第一天上班吗?谁给你过的考核,那个人还真是对自己的事业相当不负责任。”

人群终于散去的时候,薄斳言站在原地,鲍家明朝他递过来了一瓶水,薄斳言接过,拧开了瓶盖。

“挺辛苦的啊。”鲍家明说。

“这种程度的案子还达不到给我增加负担的程度,”薄斳言擦了擦嘴角,“在美国的时候,常常花费好几个月追查一个连环杀手,不同的尸体相同的剖面,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

“你今年多大啊?”鲍家明问。

“我不认为年龄是权衡一个人能力的标准。学校那边因为年龄的关系始终不肯给我评定教授职称,但实际上我的能力早就跳出了这些条条框框。”

“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鲍家明接回了矿泉水,“看你样子也挺年轻的,就经历过这么多生啊死啊的。”

“工作需要而已。”

鲍家明伸了一个懒腰,回身看他:“你饿了吗?咱去吃饭?”

“现在都快九点了,这该叫吃宵夜了。”薄斳言说。

“好远啊,能不能叫你那警察朋友再捎我们一程啊。”鲍家明看了看路牌,稍微明确了一下他们现在在的位置,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哀嚎。

“他们还得赶回警局开会,这次给的侧写足够他们把凶手给抓住了。”

鲍家明无奈地又叹了一口气,突然抬头看见了街道旁一家体育用品专卖店,雀跃了起来。

“租辆车呗!你会不会骑?”

薄斳言沉默着。他可是薄斳言,从来都不知道“不会”这个句子该怎么用。可是此时此刻他真的有种泄气的感觉。对于自行车,他是真的毫无办法,尽管从小到大学过无数次,但就是学多少次摔多少次,永远不得要领,被傅子遇嘲笑至今。

“我脚有伤,骑不了。”他终于回答。

“没事,我带你,我技术可好了。”

这么说着,鲍家明蹦跶着跑向店里跟老板商量了一下,挑了辆轻便的带后座的山地自行车,一路滑到了薄斳言身边,拍了拍后座。

“上来吧,薄教授,带你吃好的去。”

 

到简瑶那里的时候,已经九点过了不少了。两人的肚子都饿得不行,踏进店门的时候鲍家明察觉到薄斳言似乎有一丝的迟疑,但随后也紧随着跟进去了。

九点的时间对于上海来说恰恰是热闹的时段。特别是对于简瑶这种餐馆来说,晚上实际上才是消费的高峰期,国人重视晚餐往往比三餐中的其他几餐重要得多,也乐得花费好几个小时在装修雅致的餐厅里晃着红酒杯跟男男女女谈情说爱。

他们进去的时候几乎已经没位置了。招待走上来询问是否留有预约,鲍家明正在想要怎么回答,薄斳言就已经接口:“去310。”

招待看了薄斳言一眼,然后回答:“请跟我来。”

310是餐厅楼上的卡座,并不是包间。在楼上看夜景很不错,而且楼上的客人相对来说少了很多,应该是老板比较特殊的客人。310是靠窗的一个位置,相当好的地段,从这里可以俯看到窗外的红灯绿酒,行色匆匆的路人,穿来梭去的车辆,闪烁不已的红绿灯,真实而简单的上海一角。

“这地方挺好啊。”鲍家明评价。

“我的专位,能不好吗?”薄斳言坐下,淡淡说道。

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清一色的河鲜,鲍家明只觉得一眼望过去满桌子的鱼,觉得自己都要成猫了。他哒哒哒地用筷子敲着桌面,伸手去添饭,嘀咕着饿死了都。

“你家是不是在出租?”薄斳言突然问。

“啊?是啊,租一个房间。我一个人住,另外一个老空着也没什么用,而且最近,嘿嘿,手头也有点紧。”

“租给我吧。”

“啊?”鲍家明又懵了,“你租我房子干嘛啊?”

“我不能受外界太大的影响。如果你找了新的房客,可能会影响我的作息和工作。”

“哦,”鲍家明刨饭,“那你直接叫我不要租就得了呗。”

“你不是没钱吗。”

  鲍家明无语,只好岔开话题:“这怎么都是鱼,你这么喜欢吃鱼吗?”

“马马虎虎。”

嘴硬。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