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恋爱三十题 (27-29)(30题的肉放SY,文末有链接)(完结)

27.Malfoy’ birthday
  马尔福清晨醒来的时候,床上没有那个红发白痴的影子。他有些不满。
  的确身为傲罗,那个臭鼬的工作时间很不稳定。有时候是连续几个月的忙碌和出勤,有时候则是长达半年的无所事事。毕竟,现在是和平时期,黑魔头垮台,食死徒的队伍也开始逐渐瓦解,分崩离析,黑巫师的数量也开始逐渐减少。
  但这么一早就失踪还是有些反常。马尔福从床上起来,在浴室里洗漱好,从衣柜里取出熨得平整的衬衫和西服外套,对着衣冠镜打好了领带。
  他走到客厅,从冰箱里取出了一罐啤酒,瞥见了餐桌上做得歪歪扭扭的三明治,挤得几乎要从面包片底下溢出来的番茄酱使这一切看起来像凶杀案现场
  “这真是造物主的灾难。”
  马尔福评价。
  罗恩在桌面上留下了口信,歪歪扭扭,用咒语留下的痕迹跟本人的字迹一样难看。上面叮嘱着马尔福要吃完那份早餐,记得不要空腹喝啤酒。最后还有一行故意模仿了花体字的生日快乐。
  “白痴。”
  马尔福打开了啤酒罐。他从餐桌上接过那个卖相难看的三明治,咬进了嘴里。番茄酱的酸甜在他口腔里炸了开来,让马尔福觉得腮帮子酸疼。他卖力地嚼着,有金枪鱼的鲜嫩和青菜的清脆,面包表面的焦黄恰到好处。
  有种从胃部开始的温暖。
  今天不对劲。在接治了第六个认识的家伙之后,马尔福察觉到了点什么。
  当迪安·托马斯捧着他的腮帮子走进来的时候,马尔福用魔杖把他抵在了病床上。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迪安举手求饶,露出了他肿大的右脸颊,看起来境遇相当悲惨:“是哈利叫我这么做的!”
  “烂疤头波特?”马尔福露出了相当不爽的表情,“他疯了吗?”
  “我不知道,”迪安拖着哭腔,“放过我吧。”
  马尔福终于松开了手,将他从病床上拽了起来。冲着迪安的脸颊施了个咒,就立刻恢复如初了。他不耐烦地理着弄乱了的袖口和领带,不再看迪安一眼,驱逐着:“快滚吧。”
  当迪安忙不迭地溜走之后,马尔福抬头看了一眼墙面上的挂钟。
  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察觉出了异常。门口的泥地脚印凌乱,似乎有很多人来访,前院的草坪被踩秃了一块。罗恩最好发誓这不是他为自己的生日准备的惊喜,否则马尔福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在自己生日这天亲自掐死同床共枕的情人。
  进屋的时候看见了波特,再转身的时候看见了正在厨房里切着水果的格兰杰。
  “你们把这儿当家了是吗?”马尔福抱着双臂。
  “嗨,抱歉,马尔福,”哈利看起来很局促,“生日快乐。”
  “天呐,”卧室传来某个红发白痴的声音,“他回来了?不应该啊,迪安应该能再拖他半个小时的!”
  “很遗憾,他让我跟你带句话,”马尔福无视于哈利和赫敏惊异的眼光,径直闯进了自己的卧室,“别总是想法设法地浪费德拉科·马尔福的时间..........”
  马尔福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了躺在床上被吊起了一条打着石膏的腿的罗恩。罗恩的脸上满是划伤,还有不少似乎是植物汁液留下的绿色痕迹,看上去狼狈不堪。
  “噢,”罗恩说,“我不想看见的就是你这幅表情。”
  “你这是去干了什么?”马尔福问着,掏出了魔杖,“黑魔法?”
  这时候哈利跟赫敏从门口端了一个糖霜蛋糕缓缓地走了进来,上面涂着歪歪扭扭的字母。难看的颜色,难看的字,马尔福看得出来都是出自于罗恩之手。
  “生日快乐,”罗恩在床上说,“抱歉,本该亲自端给你的。”
  “你不觉得你该解释一下吗?”马尔福说。
  “看看这个。”
  赫敏递过一个灰白色的信封。马尔福接过,翻过来看见了火漆上熟悉的家徽,银白相间,格外刺眼。落款是卢修斯刚劲而美妙的花式字体,优雅得体。
  “我觉得20岁是个挺重要的日子,”罗恩说,“所以就去找了他。”
  “他对你动手了?”马尔福收紧了瞳孔。
  “不不不,”罗恩摆着手,“这是我自己摔进树林里弄的,马尔福夫人很好,她帮我止了血。卢修斯虽然看上去不太高兴,但还是写了这封信。”
  “你离家这么多年,替他打理家族事务,他气已经消了很多。虽然没有留我吃晚饭,但至少没有掏出魔杖来赶我出去。”
  马尔福笑了,晃了晃手里的信封:“这就是你给我的礼物?”
  “怎么,还不满意吗?”罗恩不安地扭动着身体,盯着那双似笑非笑的灰黑色眼睛。
  马尔福没有说话,弯下腰将他整个人拦腰抱起,扯断了吊着罗恩左腿的绷带,看起来相当的幸灾乐祸。他偏头看向怀里那个让他心动的脸庞,脏兮兮的雀斑在脸上仿佛星星一样雀跃。
  “还得附赠个完美的一夜缠绵才对。”

28.Something funny
  “别乱动,韦斯莱。”
  马尔福低声呵斥着因为抱怨太痒而轻微晃动的罗恩,然后手指继续在对方脸上涂抹着油彩,相当的心满意足。
  “听上去你心情很好。”罗恩察觉到马尔福手里的动作似乎非常愉悦,不适地皱了皱眉。
  “这是当然,”马尔福说,“毕竟能够在你这张蠢脸上随意涂抹而用不着跟你掏出魔杖杀来杀去的机会少之又少。”
  “你会后悔的马尔福,”罗恩说,“如果让我发现你画得并不怎么样。”
  今天是维克多瓦的生日。罗恩一大早就收到了来自贝壳小屋的邀请函,比尔请求他们给他的宝贝女儿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毕竟,现在的小孩子越来越难讨好,特别是像维克多瓦这种爱好奇特的小姑娘。当听说维克多瓦的兴趣爱好是看马戏的时候,罗恩感觉自己的胃仿佛装满了铅体一样往下坠了坠。而马尔福却表现出了与他截然相反的情绪,兴致高昂地扬了扬眉毛。没错,他总是乐于看到自己陷入麻烦。
  维克多瓦对着小丑有着非同寻常的热爱。对此罗恩表示相当的不理解。而马尔福却对小姑娘的兴趣爱好表示赞同,并且补充这是麻瓜世界里唯一让他觉得还挺有趣的东西。罗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于是罗恩跟马尔福决定扮演成马戏团里的小丑与狮子。小丑自然而然成了罗恩的角色,因为马尔福是绝对不会允许那该死的油彩停留在自己的脸上超过五分钟的,这该死的雪貂对自己的脸有着非比寻常的执念。
  当他们终于打理好一切的时候,罗恩看向镜子,觉得自己真是个活脱脱的小丑。
  “以假乱真不是吗?”罗恩说。
  “也许吧。”马尔福敷衍道。
  “维克多瓦绝对认不出来,她会认为是小丑先生来为她的六岁生日献上祝福!”
  “听起来可真令人兴奋。”马尔福尖锐地讽刺着。
  当维克多瓦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完美地装扮成小丑的罗恩以及..........丝毫没有装扮过的马尔福。
  “罗恩叔叔?”维克多瓦叫着。
  “噢天呐,这都能认出来,”罗恩痛苦地捂住了脸,“我觉得自己像个滑稽的小丑。”
  “你已经是了。”马尔福说。
 
29.Something sweet
  一次,金妮问赫敏是怎么知道罗恩跟马尔福在交往的。赫敏合上了她那本厚得吓人的书,盯着图书馆的蜡烛表情抽搐。
  那天桃金娘哭闹着跑到了格兰芬多的长桌,截住了吃完晚饭正准备回休息室的哈利和赫敏。她嘟囔着斯莱特林的坏小子和格兰芬多的红孩子把桃金娘从盥洗室里赶了出来。赫敏和哈利察觉不妙开始往盥洗室赶,直到一声阿拉霍洞开,他们发现了他们的好友跟斯莱特林王子的秘密。
  “他们当时在做什么?”金妮好奇地问。
  “接吻,马尔福的手在罗恩的皮带扣上,”赫敏说,“你能相信吗?在那种情况下罗恩还能跟马尔福因为没有使用锁门咒而吵起来。”
  “听上去真可爱。”金妮这么评价着她的小哥哥。
  “是够白痴。”赫敏说。

30.Something hot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4612&pid=3478552&page=1&extra=#pid3478552

评论(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