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周黄】恋爱就是七分的傻气和三分的甜蜜

有些话先说

※老感觉这名字很熟,如果和哪部作品撞了还请见谅

※文笔不如小学生系列 傻白甜写着玩

※OOC有 撒狗血有 请做好防雷准备

※原作《全职高手》 CP为周泽楷X黄少天

叶修盯着对面占着沙发正霸占着罗辑的PS4玩得不亦乐乎的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朝他脸上喷了一口浓烟。

  “有点素质行不行!诶哟我去你抽的这什么!我死了死了死了!”黄少天咆哮着躲开某个烟鬼的袭击,依旧被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大口,屏幕上的角色也歪向了一旁,“还有没有人管管了!你这是屠害对手战队的核心成员!你有没有职业素质啊!”

  叶修无所畏惧地弹了弹烟灰,又对上过滤嘴吸上了一大口。

  “你大赛休的跑我这儿来干嘛,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坐在兴欣的战队核心旁边,你背后那一屋子就是兴欣的战队机密。你有没有职业素质啊?”

  “你丫闭嘴!”黄少天朝他比了个中指,“谁稀罕来你这破地方啊,有电脑又不许上,还说是战队机密,鬼才信你!大放假的屋子里也没几个人,一个人对着屏幕打游戏无聊透顶!要不是周泽楷那混蛋我至于花上几个小时到你这来晒太阳吗?”

  “等等,”叶修似乎从他那乱七八糟的一堆废话里抓到了不得了的精髓,“这又关周泽楷什么事?你从S市来?”

  “废话,你以为我会为了你这货特地从G市上来吗,你知道动车要花多少个小时吗?你知道在车上干坐着听车轮在轨道上哐哐哐地响有多瘆人吗?我跟你说,要不是周泽楷,我现在就还在空调房里吹着冷风嚼着冰棒享受人生呢!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他的啊........”

  “你给我停了,”叶修觉得耳朵有点炸,“我出去买包烟。”

  “诶叶修你给我回来!你也太不尊重人了!我话都还没说完呢!魏老大呢!让魏老大出来!我想跟他谈谈心!”

  叶修拖沓着拖鞋走向门边:“你魏老大昨晚开小号在网游里虐菜鸟试银武,刚刚躺下圆寂,这会儿没工夫给你当知心姐姐。”

  “你别走!”黄少天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我是离家出走来着!你让我这么嚷出来多没面子啊!这种时候不都是应该有人坐在我身旁循循善诱让我说出实情的吗?怎么到你这儿就迫不及待地想走啊。”

  “要是有人在你耳边跟苍蝇似的喋喋不休而且还扰了你安静的午休,你也会迫不及待地想走的。”

  叶修转身,似笑非笑地耸了耸肩。

  “所以,跟我说说,你什么时候跟周泽楷住一起的?”罢了又加了一句,“简明扼要。”

  于是黄少天只好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将事情经过给梳理了一遍。虽然其间掺杂了不少“这又不是我的错”、“我根本不清楚发什么了什么”、“诶呀说到底我还是不明白”、“他真是莫名其妙”此类推卸责任外加衔接上下文以掩盖黄少天自己的逻辑混乱和话痨的句子,但叶修还是听明白了不少,并且对此作出了评价。

  俩二货。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时值七月,长江以南的高温天气仿佛悬在周遭居民头上的一把利剑,走在街上都能感觉到那明晃晃的白光和头顶上火辣辣的滚烫。

  然而这对黄少天他们这种电子竞技类的职业选手来说,并不能构成什么威胁。说起来,他们这些工作场所都在电脑边的人,唯一跟阳光接触的机会,也就是赛季的时候各城市东跑西跑地搞主客场了。但现在正处赛休阶段,夏季转会期,这跟黄少天这种战队核心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于是炎炎夏日,躺在床上吹空调,蹲在电脑前嚼冰棒成了他的日常。

  但这是在去S市找周泽楷之前。

  黄少天和周泽楷在交往。没错,是真正意义上的交往,恋爱的那种,带感情色彩的那种。

  黄少天和周泽楷在谈恋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双方两队各自的队友也确实都是大脑当机了一下,江波涛一大早端着的咖啡彻底洒在了键盘上,喻文州更是把给黄少天盛了半碗的豆浆给泼到了他鞋面上。

  两个妈妈级的队友都对此感到难以置信,但孙翔倒是对此不以为意。

  “一个话痨一个哑巴,他们不在一起还有谁能在一起?”

  “的确,”楚云秀在讨论组里接口,“他们两个好像还是同学来着。”

  于是又是引起一片哗然。

  哦,重点不在于此。

  既然确定了恋爱关系,作为正常的成年人,而且彼此双方认识了这么多年,下一步自然就是搬到一起住了。然而因为战队所在地的限制,两人只能约定轮流交换住所。

  于是这个夏天,该是黄少天北上的时候了。

  顺带一提,关于两人的事叶修全程处于状况外的原因是那阵子叶修的QQ被人给盗了,整日散播小广告。而这厮又整日忙于游戏无暇顾及聊天软件,让群主忍无可忍给踢了出去。值得注意的是同一时间方锐、苏沐橙等人的账号也遭到了攻击,他们也一直怀疑是哪个居心叵测的故意针对他们战队搞的破坏。于是集体错过了这一次职业圈里八卦的好料。

  “我想知道的只是,”叶修敲了敲桌子,“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那你得保证你不会告诉其他人,”黄少天捧着从叶修冰箱里顺出来的半个西瓜,一勺子舀去了一大半,“要知道我这种身价,这种重量级的八卦爆出去可是很不得了的。你不跟媒体打交道是不知道他们的脑补能力可是无比强大的啊!就像上次我吧,不就是在场馆里冲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就被人揪着研究了大半天,亏得我机智聪明才利用我的口才给糊弄了过去!诶哟仔细一想想我当时怎么就这么冰雪聪明呢!我真是佩服我的才能。”

  “我也佩服你的才能,”叶修毫不留情地从他手里把西瓜给掰了过来,“黄少天,你挺厉害的啊,每次说话都能完美地避开重点把话题引到一个让人根本就不想继续听下去的地方。在招人烦这方面你还是挺有天赋的。”

  “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伤人啊叶修,”黄少天无辜道,“反正这次真不是我的错。”

  黄少天和周泽楷很少吵架,或者说他们两个无法吵架。在黄少天眼里,周泽楷就是个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字的闷葫芦,总是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事。

  而黄少天恰恰相反,他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聒噪”二字,无论干什么都巴不得全世界知道。在周泽楷之前,黄少天就连出去拿个饭也要通报经过的所有战队成员。记得卢瀚文曾经抱着喻文州的大腿一脸悲痛地哭诉一点也不想在加额训练的时候听到黄少在走廊大声地报菜单。

  所以黄少天跟周泽楷是很少吵得起来的。面对着一个就算你喋喋不休三十分钟抱怨今晚的土豆丝儿为什么这么粗一条他也只会一语不发默默地洗碗用背影回应你的不满。运气好的时候会撞见他抬头时墨黑色眼睛里的欲言又止,然而,每次都没能把话蹦出来。

  “你有病啊,”叶修评价,“没事做找着架吵是吧。”

  “你懂什么,”黄少天将自己陷进沙发里,“几百年没谈过恋爱的老头。上次牵手是什么时候啊?几几年啊?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吗?知道正常情侣相处方式该是什么样子吗?你身上的那件皮夹克就充分证明了你跟现代社会已经彻底脱钩了,我怎么记得这件衣服你第六赛季就穿过的啊?一件衣服你穿了五年叶修!我要报警了!”

  “来来来,让警察把这个擅闯民宅的给逮了去。就你们俩还指望跟什么正常相处模式,你俩就压根不是正常人好吗?别照着那攻略瞎练了。”

  好,继续回归正题,关于黄少是怎么离家出走的。

  虽然周泽楷这么闷,这么无聊,这么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跟他相处我一定会憋死”的气息,黄少天依旧是喜欢黏在他身边。内容包括,惹周泽楷生气,逗周泽楷笑,逼周泽楷哭,妄图将这个荣耀职业圈的JPG给活活逼成GIF表情包。

  结果是可以预见的,统统以失败告终。

  对此黄少天很沮丧。但聪明如他,怎会因此感到懊恼,更何况现在是每个人都闲得蛋疼的赛休期,满肚子的坏水没地方放,只能全都泼在了一直在身边的周泽楷身上。

  所以,黄少天决定离家出走。

  导火线是菜系口味的问题。其实两人在一起这么久,整天光是蹭饭都蹭过来蹭过去的,哪儿会有什么饮食方面的差异,所以一切不过是黄少天的无理取闹而已。

  当周泽楷把他那锅盐水鸭给稳稳当当地端上桌的时候,黄少天瘫在沙发上眼珠朝上一翻,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吃不了味道这么重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我在你这儿都住这么久了你怎么连最基本的喜好都不清楚?你到底是不是故意啊。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承认了是吧?承认了好!我走就是了,反正我在不在你都一个样,你压根就不在乎房子里是不是多了一个人。”

  “你这是有病啊,”叶修忍不住了,“周泽楷脾气得有多好啊,要是魏琛估计当场就得把你小子给掐吧死了。哪儿轮得到你在这儿给我唠叨个没完,快走快走,哥忙着呢。”

  黄少天明显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啰嗦个没完,看起来还挺无辜:“可他就真没留我啊,让我一口气直接买票到你这儿了,他也没来追。心好累。”

  “他凭什么来追你啊,让你出门被撞死得了,神经病,浪费我时间。”叶修顿时兴趣全无,起身准备走人,却被黄少天恬不知耻地扯住了裤管。

  “你不能这样叶修,你不能这样把我扔在这里,我这人有孤独恐惧症,一旦没人陪我说话我就会寂寞到死的!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荣耀圈的一颗新星就这么黯然地陨落下去,你必须发挥你职业大神的怜悯之心关爱一下我这个正处低谷的后辈!”

  “这时候你倒承认我是大神你是后辈了,早几年干嘛去了,”叶修将腿抽出,“起开,哥要尿遁。”

  黄少天萎,只得松开任人开溜,然后抱着个西瓜坐在原地楚楚可怜。

  三分钟后,楼上的一个房间门打开,咔哒一声关门轻响。黄少天抬头,方锐靠在楼梯扶手上,显得有气无力。

  “黄少天?”他眯起眼睛确定,“还真在啊,你来干嘛。”

  “表示友好的串门。你气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最近没睡好啊?我跟你说,虽然你们这种草根战队底子薄跟我们不太一样,但作为专业选手还是得注重休息,特别是在赛休期这种专门用来消遣的日子你必须学会调养好自己。你们不会还在网游里抢材料吧?最近也没听队长说啊,我们战队最近好像也没什么需求,要不然我也去网游里溜达一圈指不定还能逮着机会跟叶修PK呢!”

  方锐此时心中腹诽若不是你是比我早一年出道的前辈,我早就一拖鞋扔下去堵住你那张嘴了。

  “上来吧,”方锐无力地朝房里偏了偏头,“有人找你。”

  黄少天也是万万没想到周泽楷会用到在群里找人这一招。

  虽然说在口述方面周泽楷完全是个废人,但是在文字聊天上周泽楷倒还蛮驾轻就熟的。平时周黄两人基本上就是通过短信远程交流,否则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话这么少也得把黄少天给活活憋死。

  所以当黄少天看到周泽楷在荣耀群里挨个打听他的下落的时候,心里还是感觉到那份温暖的。虽然两人常常相对无言,但黄少天知道周泽楷绝对不是大众眼里那种无论什么事都处之泰然毫不动容的漠然。比赛输了他也会低落,赢了冠军他也会开心,得到了肯定他也会欣慰。

  也并不真的是一块木头。

  只是不善言辞了些。

  方锐在键盘上盲打了几行字,打断了群里正进行得热火朝天的对周泽楷的追问,言简意赅地夺得了满场的瞩目。

  “他在我这儿。”方锐说。

  屏幕前的周泽楷愣了愣,然后缓缓回答。

  “谢谢。”

  起身,抓起了椅背上随意搭着的外套,收拾了简单的钥匙和钱包,周泽楷匆匆地出了门。

  那是一种迫不及待想抓住某种东西的心情。

  短短两个小时的路程,揣着那颗惴惴不安的心,周泽楷在思考着一些事。

  跟黄少天在一起,绝对不是一个临时起意的决定。两人从高中时期就已经经历了相遇,别离,重逢的戏码。黄少天不知道很多事,他暗自嘟囔过总觉得周泽楷并不像他在意对方那般在意他。可实际上他错过很多,错过很多如果当时他在,他会多么动容的过去。

  黄少天是16岁那年跟在魏琛的屁股后边进的荣耀圈。虽然当时只是个魏琛从网游里捡回来然后扔到训练营里的啰嗦小鬼,但是出道后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机会主义者,灵活,敏捷,沉稳,聒噪。集所有评价于一身,那时候的黄少天,即使身处黄金一代的海洋里,也依旧未能掩盖他金子般的光芒。

  然后第二年,周泽楷出道。在荣耀赛场的第五赛季上将最佳新人一奖纳入怀中。黄少天一直不知道周泽楷是什么时候开始玩起荣耀的,正如他不知道周泽楷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一样。尽管平日里开朗活泼的他待人真挚和善,从来不会疏漏任何人的感受,但他还是遗漏了一点,那道永远自身后投射而来的目光。

  周泽楷一直注视着他。

  羡慕着,想要追上。像猫追赶阳光一样。

  紧随其后的玩荣耀,紧随其后的进训练营,紧随其后的出道。虽然不属于同一战队,但好歹能堂堂正正站在一起了对吧?以职业选手的身份,以同类的身份,以朋友的身份。

  以恋人的身份。

  抽出从过站的刷票口吐出的票根,周泽楷随着人流踏出了高铁站。他轻嗅着阳光下的空气,微微的安心。

  方锐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憔悴,脸颊略微下陷,黑眼圈重得几乎要掉下来。黄少天坐在他床上无所事事,看他一脸苍白地继续刷着游戏,担心他会猝死。

  “你跟周泽楷到底怎么回事啊?”方锐问道。

  他已经连续20多个小时没睡觉了,叶修王八蛋让他蹲守在蓝溪阁随时准备支援后部的火力持续供应到野图BOSS的前线。然而昨晚上一夜无事,却搞得方锐也一夜无眠,反复盯着丝毫不动的游戏界面觉得自己被耍了。一大早昏昏欲睡的时候被游戏外的QQ弹窗给惊了个激灵,是苏沐橙发过来问候假期的信息,顺便说到了周泽楷在满世界找黄少天的事。

  这姑娘也确实料事如神,随意推断了几下估计黄少天也只可能跑到叶修他们那儿去。于是为了成人之美,让方锐帮忙看好黄少天,别让这货发挥他的作死神烦属性把谁给逼到极限让他直接命休矣。

  但照目前的情况看,方锐觉得命将休矣的是他自己。

  于是开启话题,让黄少天的喋喋不休来刺激自己半梦半醒的神经。

  黄少天也是给面子,迅速地就接住了这个话题:“也没什么,就是闹了点矛盾,我过你们这儿来散散心,你说这人也真是的,这么大点事他还闹得满城风雨的,真尴尬呀是不是。方锐我觉得你的脸色很不好啊,要不要躺下歇会儿,你到底在干嘛啊?你干嘛挡屏幕?你们是不是又在做什么没下限的事?不会是在抢我们蓝溪阁的怪吧?你别挡给我看看!”

  正这么闹腾着,方锐的门被咯噔一下子给打开了,先后进来的是一脸风尘仆仆看起来却依旧英气逼人的周泽楷以及一脸阴郁看起来相当不友好的老魏。

  “方锐,你在这屋里是死的是吗?那门铃都响成那样了你还舍不得挪一下窝,你知道我才睡了几分钟吗?你知道我昨晚指挥有多辛苦吗?你们这些小孩也太不懂事了!”

  “我二十多个小时没睡觉了!黄少天在我耳边吵吵我压根就听不见半点五米外的动静!”

  “这是你对待前辈该有的态度吗?”

  “你昨天捡漏的时候怎么没做一点前辈该做的事?”

  黄少天目睹兴欣内部分裂,很是欣慰,但看着他俩吵架也觉得好烦。周泽楷在他们说话这一当口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手里攥着的口袋里拎着的是两盒小吃。 

  他微微低头,看着黄少天深褐色的眼睛,打开了饭盒,里面是热腾腾的虾饺和小排骨。

  “没有.....不在乎,”他说,“我.....清楚的。”

  黄少天发愣地看着眼前男人黑曜石般的瞳孔和微动的唇瓣,从喉咙里蠕动着吐露出来的单字在此刻却极度地戳动着黄少天的心。

  “我当然知道你清楚,”黄少天微微偏了偏头,以掩饰自己已经开始泛红了的脸颊,却将耳根的潮红暴露在了周泽楷的眼底,“你要是真的不清楚的话,我在的就不是这儿了,早回战队去了。这点还多亏小爷我聪明,能从你这闷葫芦的眼里看出这一点,你得好好感谢我的智慧,争取在下一场比赛里被我的魅力给折服。”

  周泽楷笑了笑,笑容里是温和的宽容和宠溺,早已经对黄少天的张扬跋扈和自说自话习以为常。他掰开筷子,手指纤细颀长,夹起一个虾饺递到了黄少天嘴边。

  “你...喜欢,吃吧。”

  从善如流地吞下,恬不知耻地嚷着还要。

  门口早已把嘴炮战争画上休止符的魏琛和方锐两人觉得自己眼睛要瞎了。

  妈蛋。

  以后这种表面上吵架实际上秀恩爱的人渣再来,就一定得用乱棍给打出去了。

END.

评论(8)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