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胡霍衍生】辗转·年轮 ⑦

写在前面

※ RPS与本人无关 请勿@ 真人

※内有BL描写  OOC有撒狗血有 不适者慎入

※《生活启示录》、《他来了请闭眼》crossover CP为鲍家明X薄靳言

7.

“看样子你跟隔壁那个相处得挺好的嘛。”傅子遇拎着两袋葡萄进来的时候这么说道。

“你从哪儿得出的这个结论。”薄靳言头也不抬。

“嘿!拖鞋,”傅子遇快乐地踢掉了脚上的牛津鞋,套上了舒适的拖鞋,“你家什么时候会有这玩意儿,这就是证据。”

傅子遇踩着拖鞋走进客厅,看着正在桌前看报纸的薄靳言,扬了扬眉毛:“还是小兔兔的哟,真适合你。”

薄靳言抬头想用眼神杀死傅子遇,怎奈对方多年来早就习以为常,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那是他女朋友的,”薄靳言抖了抖报纸,“用不着了就直接塞我这里了。”

“不是吧,用过的啊?”傅子遇差点跳起来。

“新的,”薄靳言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说留着也是添堵。”

“诶哟,被姑娘甩了啊,”傅子遇走到厨房去洗葡萄,一瞬间水声淹没了他说话的公鸭嗓,“天涯何处无芳草。”

“她女朋友死了。”薄靳言说。

傅子遇的动作停了一下,但又紧接着滤干了水,将葡萄端了出来。他挑的葡萄很不错,颗颗晶莹剔透,不愧是出口水果,对得起它烧的人民币。

“怎么去世的?”傅子遇问。

“空难。”

傅子遇嗯了一声。薄靳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睛去看报纸,淡淡道:“别想太多。”

“你还会安慰人?”傅子遇讶异地扬起了眉毛。

薄靳言发誓再也不做这种傻事了。

下午的时候薄靳言又被李熏然叫去了一趟。虽然他很讨厌现在这种随叫随到的工作模式,但是似乎也没有反抗的余地,因为这次也是他主动要求参与跟进这个案子,只因为简瑶隔着电话线的那一声“拜托”。

他还喜欢简瑶。虽然对方的示好被他视若无睹,心意被他踩在脚底,但薄靳言的内心里不得不承认这个善良体贴的女孩早就闯进了他的内心,霸道地占据了一个位置,根深蒂固。

但是薄靳言做不到,他做不到去接受一个普通的女孩。薄靳言是自负,是自大,他自己也很讶异竟然没有下定决心去好好保护一个女孩的勇气,明明对于他这种绝世天才来说是小菜一碟不是吗?

他怕惯了。越是张扬拨扈,内心越是空虚干涩。只有心里那个地方足够的坚强,薄靳言才能有勇气收起自己的尖刺,悉心地去拥抱一个人。

然而那个人不是简瑶。

“这电脑怎么了?”

李熏然的声音把薄靳言的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眼前黑屏的显示器上。

“好像是死机了……”警员尴尬地回答。

“重启看看。”

“没反应。”

“那怎么办,”李熏然快崩溃了,“嫌疑人的东西都在里面呢,技术人员呢,小张呢,叫小张来。”

“小张昨天请假了,她老婆生了。”

“那打电话找维修公司的人来,”李熏然在原地来回踱步,“这东西可不能坏。”

薄靳言抱着手臂看着,面无表情。

十分钟之后,维修公司的人到了。随着办公室门的打开,薄靳言听见了那无比熟悉的嗓音和吐字,以及那说话时总是不自觉上扬的尾音。

“我是工号007,很高兴为你服务。”

薄靳言转身,对上了鲍家明那双笑眯眯的月牙眼。

“怎么哪儿都有你?”薄靳言皱眉。

很明显,李熏然也看见了,他可是合格的刑警,一身过目不忘的本领,立马就把鲍家明给认出来了。

“他不是你助理吗?”他问薄靳言。

薄靳言面无表情,一脸镇定地胡扯:“他在做兼职。”

李熏然立马看向一脸莫名的鲍家明,后者瞬间变脸,一脸正气,看向了薄靳言:“薄教授,您待会儿要吃饭吗?”

“吃。”

“那我等会儿把这个工作结了就来接您。”

李熏然看得莫名其妙,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催促鲍家明快点把电脑修好,指不定这里面装的都是证物。

当一切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时间也接近了夕阳西下。薄靳言跟李熏然一起走出了嫌疑人的公司,老远就看见鲍家明的自行车停在路边,在猩红的斜阳下扯出了长长的影子。鲍家明戴着耳机正听歌,手指随着音乐在车把上轻轻地敲击着,耳机线随着衣服的弧度逐渐隐藏进了衣褶消失不见,远远地看见像个年轻的大学生。

“他真是你助理?”李熏然问。

“除了助理,你觉得我身边还会有什么。”薄靳言说。

“其实,我还挺开放的,”李熏然局促地笑了笑,“你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有些方面,我可以理解。”

薄靳言挑了挑眉毛,似乎不理解对方话里的弯弯绕绕。这个时候鲍家明那边也看见了他,双脚蹭着地面将自行车给滑了过来,稳稳地停在了薄靳言的面前。

“吃啥?”他问。

“水煮鱼。”

“还说你不喜欢吃鱼!”

突然有种阳光般的温暖。
 

鲍家明载着薄靳言在路上等红灯的时候,薄靳言突然勒了勒鲍家明的背包带子。

“干嘛?”鲍家明回头。

“不去简瑶那儿。”

“但是傅子遇说你只吃那儿的菜啊。”

“这饭是我吃还是傅子遇吃?”

鲍家明认输,抬头看了一眼还得再等一分钟的红灯,于是问道:“那去哪儿?”

“我开始正式接触上海式生活才不到两天,你是怎么有自信问我这个问题的?”

“我只是表示一下礼貌而已,”鲍家明瘪嘴抱怨,“我知道有家做鱼的,味道还行,就是不知道现在人多不多。”

“可以考虑一下。”

“对了,”鲍家明想了想,“傅子遇跟我说要监督你买冰箱。你是神人啊,家里除了电脑一样电器也没有,你不会连电话也没有吧!”

“有电话,但是没插卡。平时是靠网络电话联系。”薄靳言回答。

“那你要是在外边我怎么联系你啊。”

“为什么你会有在外面需要联系我的想法?”

鲍家明又哑口无言了。得了得了,随便了,这哥们不同常人,自己也不能把他当正常人看,该说说,该做做就得了,免得自己又被一句话给噎死。

这么想着,鲍家明看着信号灯由红转绿,一踩踏板,骑了出去。

“走喽!”

他喊出了声。

猛然发觉,自己竟然不自觉间把后面的人当成了自己已经死去的爱人。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