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胡霍衍生】辗转·年轮 ⑨

写在前面

※ RPS与本人无关 请勿@ 真人

※内有BL描写  OOC有撒狗血有 不适者慎入

※《生活启示录》、《他来了请闭眼》crossover CP为鲍家明X薄靳言

9.

薄靳言接到了简瑶的电话。这是这么久之后,他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也是这么久之后,他再一次听到她的声音。

记忆里那个温柔似水的女人,那个固执得让人毫无办法的女人,那个体贴得让人卸下心房的女人,那个他始终下不了决心再往前迈一步的女人。

“靳言?”简瑶的声音有种嘶哑的沉重,“你还好吗?”

“我能坏到哪里去。”薄靳言干涩地扯了扯嘴角,“你们到底是对我多没有信心?”

对面沉默了片刻。

“你没有看那篇关于你的报道?”简瑶踌躇着,“对不起,我应该先问过子遇的。”

“什么报道?”薄靳言的声音一瞬间尖利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然而简瑶只是不停地道着歉,然后很快地挂掉了电话。

薄靳言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因为赶着回来,他的那份报纸扔在了鲍家明的后座,也只是匆匆瞄过一眼,并没有仔细看过具体的文字。

李薰然还没有来电话。犯罪现场出现疑似鲜花食人魔留下的讯息的话,应该尽快通知到他,但是他还没有接到电话。

来到阳台,看见了握着那份报纸,望着夜色的鲍家明。

柔软的头发被风吹散,衬得那张脸更加英俊刚毅。侧面能看见对方高挺的鼻梁和弧度有秩的颧骨,消瘦但不羸弱。

薄靳言能从他的脸上看到似曾相识的阴郁,低落,沉思。

他有点不安。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寻找些什么。在美国的时候,同事问他,Simon,你觉不觉得做我们这一行的,把生命中所有的岁月都献给了那些怪物有些不值。

记得自己当时回答,没有什么值不值,只有愿不愿。

那你到底愿不愿呢?

被那双手握住的时候,体温通过那块小小的接触面传递过来的时候,心脏的某个地方,突然就被击中了。

酥麻,发痒。

没有什么值不值。

人生苦短。

 

薄靳言的电话最终还是响了起来。打来的人却不是李薰然,而是傅子遇。

“你现在在哪儿?”傅子遇的声音听起来清冷吓人。

“在家里。”

此时此刻的薄靳言正被鲍家明搂在怀里,披着毯子窝在鲍家明家的沙发上,面前摆了一杯热腾腾的绿茶和一碟刚蒸好的饺子。鲍家明坐在他身边,右手揽着他的肩膀,隔着衣料薄靳言可以感觉到从肩胛骨处都能传来他的温热。

“听着靳言,我不知道你现在了解了多少,但我得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傅子遇顿了顿,“你过来一趟吧,有东西给你看。”

薄靳言起身,鲍家明也随之松开了手。

四目相对,一时无话。

“听着,”薄靳言揉着眉心,“我并不是排斥男人,相反,刚刚跟你接吻的时候我还产生了反应,这充分证明我也存在男同倾向,但是以我目前的状况来说,这并不是我们两个坐下好好谈谈的好时机。我不知道报纸上写了些什么,是真是假,我不想辩驳。如果你还是想跟我在一起的话,在这等我回来。”

鲍家明抓住了他转身欲走的胳膊,慢慢走近。

“我不会等你,我会陪你。”

不是情话,却格外动听。

 

李薰然将报纸摔到了他面前。

薄靳言站在门口,眉毛都不动一下。鲍家明跟在他身后,一语不发,像只安静的大狗。

“李薰然,看来这么久了,你还是不知道你在我面前到底是个什么身份,”薄靳言说,“虽然名义上我是你们公安机关的案件顾问。但是请时刻牢记那个‘准’字,我现在还没到任职时间,插手这个案子完全是因为你领导低声下气地到我家门口把我给请过来的,我现在帮你全凭兴趣,我的立场是独立于你们警察和政府的。论资历,我还比你大了不少,朝我摔东西,只能充分证明你的无能和愚蠢。”

“谁比的上你薄靳言啊,”李熏然笑,“高智商,高学历,闻名世界的薄靳言。是个办案组织都想把你挖过来,但是到底是个金手指还是深水鱼雷,谁清楚呢?”

“够了李熏然,”傅子遇开口,“你好歹也是个吃官粮的,幼不幼稚。”

于是也不再争辩,敲了敲桌面,点击U盘里的一个文件,直接播放了出来。

才听到刚开头的细碎声音,薄靳言就感觉自己的后背死死地绷紧了,像是被某种猛兽的气息给缠绕上了脖颈,动弹不得。

那是铁链摩擦水泥地面的声音。

那是鲜血从桌面低落到血泊中的声音。

那是镣铐移动摩擦金属的声音。

那是‘那个人’的声音。

“Hello,Allen。”

“Hi,Jack。”

那是他自己的声音。沙哑阴沉,与平时截然不同,但无论再听多少次都毫无疑问,是他自己的声音。

身体不自觉地从头到脚开始发凉,薄靳言感觉自己在发抖,轻微的,不易被察觉的颤抖。手突然被人握住,柔软温热,身后是鲍家明的气息。

腰间被人揽住,不自觉地挺直了身子。

“不过是个杀人犯。”鲍家明跟他咬耳朵。

耳畔喷薄而来的热气给他带来无限的安全感,这是连全副武装的防爆小组和5.7mm口径的手枪都无法给予的安全感。

由心底散发,油然而生的。

爱意。

声音继续传来,轰鸣着耳膜。

“我没有想到,你喜欢玩这种幼稚的游戏,Jack。”

“这并不是游戏,Allen,这只是我为你准备的一张入场券。。”

“我加入还需要你的批准?我杀过的人远远比你多。”
“那就是我为什么这么迫切地想要邀你入场,darling。”

李薰然将屏幕转了过来。从这里可以看见他发青的脸色和竭力忍耐着怒意的瞳孔。

屏幕上的薄靳言消瘦得可怕,头发凌乱打结,垂到耳畔。脸上身上满是血污,肮脏不堪。手脚被镣铐束缚,腕间出现淤紫。他就这么坐在长桌的一头,安静阴郁,像是初遇时鲍家明眼里的薄靳言。

熟悉的眉眼,清秀英俊,熟悉的瞳孔,黑夜般浓稠。

除了那眼神,肃杀沉静,带了血,带了恨。顽劣,不屑,充满了对周遭事物的轻蔑和嘲讽。

从眼底弥漫上来的那股寒意。

冷酷得彻底。

鲍家明心中抽紧。手里握着的那只手,却也突然收紧,指尖搔弄他的掌心,像是安慰,像是妥协。

“你怎么解释?”李熏然看向他。

“哪方面的解释?”

双双对峙。

“薄靳言,你够了!”李熏然终于拍案而起,“我忙前忙后帮你说了多少好话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尽力帮你挽回这件事情,结果到头来你还是不愿意给我个解释。我们把你当同僚,你把我们当什么?随时组织随时散伙的助推器是吗?你要记住你是薄靳言!这段视频放出去你是会身败名裂的!”

“我有要你帮我去说好话吗?事实没有搞清楚之前,所有表明立场的话都有可能让自己难堪,你自己不考虑你自己的前程怪到我身上干什么。把自己比作助推器可太看得起你了,助推器还能改进升级,而你们都是顽固不化,庸俗不堪。助推器还能用完就扔,我却还得留在这里给你们收拾一个又一个的烂摊子。”

“靳言。”傅子遇似乎有话要说。

“你们别插手,”薄靳言说,“这是我跟他没了结的事,你们没有立场,也没有能力参与进来。”

“那你就不管你自己了吗?!”傅子遇的声音也不受控制地拔高了,“每次你都是这样把自己与外界隔离,说是自己处理,结果你看,你都处理了什么?薄靳言,你看看你还受得起什么!”

那一瞬间,傅子遇感觉自己看到了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的眼底闪过的一丝落寞和无奈,稍纵即逝,随后立刻被傲慢和不耐所取代。

“你们为什么老觉得我会输。”

转身,阖门,只留下一个萧条的背影。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