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胡霍衍生】辗转·年轮 ⑩ (完结撒花!*★,°*:.☆\( ̄▽ ̄)/$:*.°★* 。 )

写在前面

※ RPS与本人无关 请勿@ 真人

※内有BL描写  OOC有撒狗血有 不适者慎入

※《生活启示录》、《他来了请闭眼》crossover CP为鲍家明X薄靳言

※ 没错 这就是传说中的烂尾  应该会写番外的吧 应该

10.

“你们这么多人,就让他在你们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走了?!”

专案组组长很是奔溃,坐在位置上揉着眉心。

“我们觉得这件事有问题,”李薰然说,“毕竟这件事还是不能只靠这么一段小小的录像就草率定论了。还得跟美国那边交涉一下。”

“那薄靳言的犯罪嫌疑也是坐定了,”组长面容微倦,“第二人格,还真能整出这么一套来,他薄靳言还真是金子打的,什么都不一般。”

“犯罪嫌疑也要进一步核实,毕竟没有找到受害人,”李薰然还是补充,“但是这个案子还是不能让他跟进了。”

“那是自然。”

薄靳言不是没有想过,Jack会回来找他。但是当真真切切地感觉到那些黑暗,压抑,痛苦,沉重的过去卷土重来的时候,是铺天盖地的绝望。

从没想过,他薄靳言竟然也会绝望。

那个人在邀请他。

I miss you very much,Simon。

I can’t wait to meet you。

Hello,Simon。

“Hi,Jack。”

 

鲍家明对面坐着的傅子遇看起来似乎坐立难安的样子,双手重叠摆放在膝盖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傅子遇说,“但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关于靳言在美国的那段经历。”

“洗耳恭听。”

“自三年前开始,美国各州一直连续出现出自一人之手的连环杀人案。受害人通常失踪一个月后被警方发现抛尸在距离失踪地点五公里外的地区,肢体破碎,内脏缺失。那个犯人就是现在的鲜花食人魔。当时靳言在的那个FBI行为分析小组跟进这个案子足足半年才找到了头绪,。但就在那个时候,靳言为了保护人质而一同失踪,半年后才有音讯,从犯人手里逃了出来。”

“那半年,谁也不知道他过着怎样的日子。我从警方的口里了解那个人的手段,本来已经对靳言活着不抱希望了,但他偏偏就在这么久之后回来了,在所有人都已经放弃的时候回来了。”

“他从没有解释过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他也从没提过自己经历过什么。在那之后,你明白的,他得了PDST,轻微的抑郁症,全身消瘦得只剩下骨头,身上的伤口多的遍布全身,有些地方被剜去了肉,甚至发臭生蛆。”

“我不知道那些日子他是怎么熬下来的,我当时只觉得,回来就好。”

傅子遇突然握住了鲍家明的手,鲍家明可以感觉到他手指尖的颤抖,于是回握,给予对方安心的温暖。

“鲍家明,你真的很特别,”他说,“就算是简瑶,他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子都没有让他这样,焕然一新的重生。你不知道在你之前,我每个礼拜去靳言那里面对的都是怎样一幅光景。”

“我不管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只希望如果到最后,靳言真正到了举目无亲的地步,你还能够像现在这样站在他背后,不用说上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站着。你要明白他这么聪明,会知道的。”

千言万语,只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等我吗?”

“别迟到。”

“我从不迟到。”

 

鲍家明站在一个会场。一个新闻发布会的会场。

他站在场外看了一会儿,正了正他双肩包的袋子,踏步走了进去。

保安让路,他顺利通过。

找了个位置坐下,他从背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笔电。让熟悉的重量压在自己的膝盖之上,他驾轻就熟地点开文档,敲击着键盘,输入着一行又一行的编码。时不时抬头看着台上气定神闲新闻发言人和幸灾乐祸的工作人员,他的喉咙有点发紧。

手里的动作开始加快。

“今天欢迎各位来到我们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我们今天要就全球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也是前FBI行为分析科的成员薄靳言近日的流言来进行详细的分析和报道。”

“据我们所知,近日警方将城南的连续杀人案的最后一个犯罪现场发现了用受害人的鲜血写在某处的字迹,疑似出自一年前在美国东部屡屡作案的鲜花食人魔之手。”

“随后,有匿名人士向我们发送了一段长达半个小时的录像,录像里面的内容让人大跌眼镜。而我们今天,就要在这里首次公开播放这段录像。“

“请看大屏幕。”

鲍家明抬头看她,嘴角微扬,轻轻敲下了键盘。

一片花白。

屏幕上是闪烁不定的雪花点和不断卡段的绿帧。

台上台下一阵喧闹。

“怎么回事?”

“什么情况?”

“技术问题?”

“还能不能恢复?”

鲍家明收起电脑,起身,举起手机,将屏幕下的尴尬尽数装入框内。

“下次播放独家的时候,记得备份啊。”

能做的我都为你做了,剩下的,我会站在你身后,看你一步一步。

 

傅子遇砸开了鲍家明的家门。

“靳言呢!?”

鲍家明的脖子被勒得几乎不能呼吸,好在李薰然及时按住了几乎歇斯底里的傅子遇,才让他没有险些被扼死在这个救死扶伤的医生手底下。

“你猜不出来吗?”鲍家明笑。

“我让你照顾他,不是让你让他再去地狱里走一次!”

“你是让我站在他背后支持他,我做了,他也明白了。”

鲍家明笑得释然。

傅子遇几乎红了眼:“鲍家明,如果靳言有什么三长两短.........”

鲍家明笑着接过了话:“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陪他的。”

我会等,等到等不到的那一天。

你说过你不会迟到。

如果你迟到了,我也还是会等。

然后,跟你一起,坠入无尽。

-END-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