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跩榮】Beauty And Beast ❶

寫在前面

※内有BL描写 不适者慎入

※本篇為《美女與野獸》的AU設定 

※CP為Draco Malfoy X Ron Weasley 有哈斯出沒

※謝謝食用


Summary

  榮恩是鎮上古怪發明家亞瑟.衛斯理的小兒子,與家裡的其他衛斯理不同,同為紅發的榮恩顯得有些笨拙和懶惰。跩哥.馬份是個從童年起就被巫師詛咒化為野獸的古老皇族後裔,深居城堡,直到有一天迷路的亞瑟闖入,作為代價,他必須將他的一個兒子送到城堡彌補過失……

Chapter.1

  榮恩.衛斯理是個怪孩子。

  鎮上人人都這麼說。他的父親亞瑟.衛斯理雖然也算不上是什麼正常人,但是比起他的小兒子來,他的那些發明還是的確能夠派上些用場。榮恩跟他的兄弟們不一樣,他不喜歡戶外運動,雖然偶爾參加過幾次球賽之類的,但他從來沒成為過場上的注目焦點——或許有過,就在上次他準備射門卻一腳射空鞋子飛出場外掉到書店老闆頭上的時候。他至今都還能想起石內卜那張青灰色臉上的面無表情卻帶著殺意的眼神——是真的殺意,榮恩發誓,他當時看起來就像是想掐斷他的脖子。

  所以比起跟著哥哥們去外面晃,榮恩更喜歡呆在家裏,吃吃點心,下下象棋——不得不提一句,他的棋藝真是妙極了,鎮子上的人沒一個能夠下得過他。但僅僅如此還是不夠,在多數人眼裏他依舊是個總是自言自語走路都會偶爾被自己絆倒的怪人。

  甚至連他媽媽也開始這麼認為。

  『榮恩,或許你是該跟你哥哥他們一樣出去多走走了。』

  『是嗎,也許那樣我們家就會再多出幾筆開支在修補別人的鋪子上了』

  茉莉無奈地搖了搖頭,對於這個小兒子她總是毫無辦法,雖然的確可以把他攆出去,但榮恩總會過個半個小時重新不知道從哪裡偷偷晃回來,又或者是找個甜品鋪子待上一個下午,直到被人攆出來。

  『那你至少也該學學你爸爸,做做發明什麼的。』

  她依舊不肯罷休。

  『我以為喬治跟弗雷就已經夠讓你頭疼的了。』

  好吧。茉莉翻了個白眼。要知道,你是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的,自然,你也沒辦法讓一個古怪的衛斯理追求上進。

 

  榮恩今天得去書店一趟。他討厭書店,雖然那裡有舒適的靠椅,好吃的點心,和各種各樣有趣的小說和連環畫,但那裡也有老是板著一張臉總是穿著喪服一樣的長袍的石內卜。他怕死那裡了,但他從不承認,因為要是讓弗雷跟喬治直到這一點的話,他可能以後就被被迫成為石內卜座下的常客了——打死他也不想。

  但是這本書已經借了三個月了,是他媽媽跟石內卜借的,關於蘑菇的烹飪方法之類的。如果再不還的話,可能要被要求償還違約金之類的隨便什麼玩意兒,他家在這方面可一點兒也不富餘。

  『嘿,怎麼了榮恩,又要去見你的妖精朋友了嗎?』

  打鐵鋪門口一個男孩喊著。那是西蒙,他的爸爸是鐵匠鋪的老闆,一身的肌肉像是雕刻家的傑作,誇張得讓人心生畏懼。他老是喜歡捉弄榮恩,跟弗雷和喬治一起,讓榮恩難堪似乎是他最樂於看見的事。

  『我就當這是問候了。』

  榮恩乾巴巴地回應。

  或許很不可思議,但是榮恩相信魔法。好吧好吧,他當然知道那些東西只存在與童話故事裏,在大多數人眼裏只是騙小孩的玩意兒,但他覺得世界上的確存在著一些人無法解釋的不可思議。

  榮恩小時候曾經聽過大海唱歌,嗯,是真的唱歌,不是詩人嘴裏的那種矯揉造作的修辭,而是真正的歌聲,有歌詞的那種。亞瑟跟他解釋過大概是在海裏游泳的遊人。榮恩才不信這個呢,那聽起來才不像是人類的聲音。他也見過會說話的兔子,在樹後面跟地上的螞蟻聊著這一周的天氣。

  奇妙,絕對的奇妙。見證過這麼多奇妙,榮恩也從書裏醒悟,或許這就是魔法。

  所以在外人眼裏他才會顯得神神叨叨。

  『衛斯理先生,』石內卜背對著櫃檯,沒有回頭,『請不要把油炸餡餅帶到書店裏來。』

  『哇哦,』榮恩尷尬地收回了剛踏進店內的左腳,『您真是每次都能不用回頭就知道是我。』

  『或許你的衣服該洗洗了,奶油泡芙的味道重到人犯惡。你也應該適當減少些糖分油脂的攝入。』

  榮恩聳了聳肩,不置可否。他將烹飪書放到了門口的立桌,百無聊賴地看著只給他留個背影的石內卜,好奇地望著裏面。

  『你又在調製什麼飲料嗎?』

  『你的腦子裏大概也只能裝下食物了。』

  石內卜轉過身,手裏的東西讓榮恩頗為好奇。那是一隻剛剛上完色的角雕,或者木雕——誰知道是什麼材質,他又不是鑒賞專家。篆刻的工藝相當巧妙,細節處栩栩如生。

  刻的是一匹仰天而嘯的白色野獸。獠牙鋒利,毛髮蓬鬆,獸眼被點綴了奇妙的深灰,與身體的銀白巧妙結合,像是神話裏的生物。

  榮恩倚著門框,盯著那東西,問道。

  『這又是什麼新的附贈品嗎?』

  石內卜橫了他一眼,淡淡道。

  『或許您的眼光也就僅僅局限於此了,衛斯理先生。』

  趁他轉身回去的時候榮恩偷偷地翻了個白眼,拍了拍衣袖上蹭上的灰塵。

  『或許我也該在您感到厭煩之前識趣地離開了。』

  石內卜的嗤笑聲傳來,隨後回頭道。

  『若是您真有這個覺悟,那剛踏進這個門的時候就該識相地離開。』

  已經習慣與這個老男人的刻薄言語,榮恩聳了聳肩,轉身離開。

 

  留心著腳步聲離開後,石內卜鬆開了攥著角雕的手,將它輕輕地放在了桌面上。野獸潔白的軀體全身反射著通透的光澤。

  『對一個孩子來說,這樣的懲罰恐怕還是過了頭。』石內卜說。

  『你是在同情嗎?塞弗勒斯。』

一個聲音從櫥窗內響起,那是個被天鵝絨布包裹著的水晶球。球體內部顏色深沉灰暗,像是深海,也像是星空。裏面有著一個老人的頭像,他花白的鬍子和頭髮隨著每一次說話跟喘氣的動作而漂浮不停,他戴著半月形的眼睛,湛藍色的眼球透過鏡片看起來精明而和藹。他看著石內卜擦拭著桌上的玻璃杯,眯了眯眼睛。

『或許。反正我也不知道他究竟犯了什麼大錯。』石內卜說。

『你應該問問的,至少為了哈利。我倒是挺驚訝與你對於他跟馬份一起被詛咒了十年之久這件事表現得無動於衷。在我的記憶裏,你對哈利都是相當不錯的。』老人說道。

『那還真是稀奇,我聽到的傳聞都是塞弗勒斯.石內卜總是虐待哈利.波特之類的話。』石內卜的語調沒有絲毫起伏,一如他的表情,冷漠淡然。

『人們總是關注與表面,而不能夠領會到內在。這也是我想教會馬份先生的一點。』

『這就是你將一個十歲的男孩變為怪物而鎖在象牙塔裏十年之久的原因?』

水晶球裏的老人歎了一口氣。

『看來你對此頗有微詞。』

『只是隨口一句。』

『事實上,這件事,也是魯修斯先生要求的。』

石內卜的瞳孔一瞬間收緊,擦拭的動作停頓了一秒,繼而繼續。

『要求將他兒子變作一個怪物?』

『或許這無法理解,但的確是這樣的。』老人說道。

末了又補充。

『置於哈利,那是我自己的決定,也一直希望能夠得到你的原諒。畢竟,他是你的學生。』

黑髮男人哼了一聲。

『我從沒承認過。』

『但至少他一直是這麼宣稱的。』老人微笑。

石內卜停下了手裏的動作,看向了廚櫃裏的老人,突然發問。

『十年之期就快到了,如果在花瓣凋盡之前,跩哥.馬份都沒能找回自己的心,那會怎麼樣?』

那雙藍色的眼睛只是微笑著,不做回答。石內卜皺眉。

『回答我,鄧布利多。』

『正如你所想,他將會一生一世,都以野獸之姿活下去,孤獨,寂寞。』

 

亞瑟這次出遠門,幾乎跋涉了好幾個城市,帶著他那個巨大的發明,馬兒都在路上累得快半死,車輪活活磨破了兩個。好不容易結束了集會,總算可以踏上回家的路程,卻又在途中遇見了罕見的暴風雨。

『或許今年,我就不該擅自出門。』

他扯著馬兒的韁繩,手臂抬高試圖能夠遮擋一些風雨,但是徒勞無功,豆粒大的雨點越來越密,伴隨著狂風,周邊的樹木發出的刷刷聲響像是想把他們吞噬的猛獸。

『好吧好吧,這樣的天氣,我只能找個地方避避了。』

在泥濘中艱難地行走,全身的衣服浸水後就像是鐵板一樣沉重和冰冷。他抬起頭,看見不遠處雨幕中隱隱約約似乎有著一面只有莊園才會安置的大門。亞瑟拖著馬兒走進,看著巨大的鐵門,雨水刷去它上面的鏽跡斑斑,卻依舊能聞到那股陳舊的味道。

這是一所城堡,正門由厚重的木門所製成,卻並沒有牢實地緊鎖。亞瑟猜想著這裡可能居住著什麼皇室貴族,思忖待會見面該如何鞠躬行禮。他將馬匹拴在大廳,將濕漉漉的衣服擰幹,摸索著走上樓梯。

城堡裏很黑。或許是因為外面暴風雨的緣故,室內只點了幾盞零星的燭燈。燈光昏暗,雖然呈橘色,但並不能照射出暖意,反而襯得這個偌大的城堡更加空蕩和詭異。

寒意刺骨,亞瑟無暇顧忌其他,他邊走邊試探性地呼喊著。

『有人嗎?外面雨太大,我的馬匹受了驚,我的衣服也濕透了,想進來避個雨。』

空蕩蕩的走廊無人應答。

亞瑟繼續走著。

 

『你剛剛聽到什麼了嗎?』側室的一個掃把撞了撞桌上立著的燭臺,他晃動著掃尾,掀起一陣灰塵。

『有人想要避雨。』燭臺彎了彎身子,將頭側向門邊。

『或許我們該去給他帶個路。濕漉漉的肯定很難受。』桌上的紅酒瓶悶悶地說道。

『主人會生氣嗎?』掃把問道。

『但是……』

正當爭論不休的時候,亞瑟已經順著聲音給摸到了側室。對於家具門在開口說話這件事,他感到難以置信,同時也憑著發明家的本能,立刻端起來研究個不停。

紅酒瓶被他抬得老高,前前後後地亂摸了一番,害怕得尖叫了起來。

『請住手先生,我……我有恐高症!』

亞瑟適時放下。

『抱歉……不過,你們是怎麼,怎麼能…….』

『這個可就很難解釋了,比起這個,您是否需要換一套衣服暖烘烘地找個地方避雨呢?』燭臺從桌上跳下來,看起來彬彬有禮。

『再好不過了。謝謝你們。』

『不用客氣,城堡裏已經很久都沒人來過啦。』掃把在後面快樂地掃著地,又揚起了一陣灰塵。

『我是哈利,這位是丁,剛剛被您舉起來的叫奈威。』

燭臺介紹著,將亞瑟引向主室。丁跟奈威也吵吵鬧鬧地跟在後面,一直在跟亞瑟搭著話。

主室裏的餐桌上茶壺小姐正催促著小茶壺們快些睡覺,看見哈利他們領了個人進來也是相當意外。

『天呐,他從哪兒來的?』她問。

『我叫亞瑟.衛斯理,女士,為了躲避暴雨,而不得不在此處落腳。』亞瑟行了個禮,茶壺姑娘點了點頭。

『您好,我是妙麗。或許你現在需要點熱茶。』

雖然對城堡內的一切都感到很意外和難以置信,但亞瑟還是很慶倖與他們的好客。坐上柔軟的靠椅,偎依著溫暖的火爐,啜著熱乎乎的紅茶,一切的一切在淋雨之後只能說是相當的愜意了。

『我來到這裡,是否該跟城堡的主人問聲好呢?享用著他的招待,卻沒跟他見過面,還是相當過意不去。』他說。

這一句話卻仿佛瞬間讓所有的家具都驚醒過來。

  也是同時,一聲咆哮自門口傳來。那是只有野獸才會有的咆哮,有著巨型動物特有的震慑力,亞瑟只感覺耳朵嗡嗡作響,腦袋都快要炸裂開來。

  他被某種巨型生物撲倒在地,那怪物有著森白的獠牙和利爪,全身雪白,城堡的黑影給它陰影處映出一抹墨綠。亞瑟能夠看見它灰色的瞳孔和因為吼叫而微微顫動的鬍鬚。

  他幾近休克,被猛獸按住了胸膛,無法逃跑,只能等死。

  『誰允許你,走進我的城堡!』

  怪物開口,帶了低吼的威脅和怒氣,周邊的一幹家具已經嚇傻,只有哈利尷尬地想伸手辯解。

  『外面風雨太大,主人,他只是想進來避雨。』

  那怪物一下就將矛頭轉向了那可憐的小燭臺,這次的咆哮聲就徹底朝向了哈利,同時帶來的勁風也將他的燭火給徹底吹滅。

  『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這裡可以像旅館一樣讓人自由進出!』

  哈利舉起雙手,表示投降,知錯。

  『既然你來都來了,留下也是可以。』

  它一下躍上了剛剛亞瑟坐著的那個巨大的靠椅,像人一樣橫抬起一只腳,放在了膝蓋上,隱進黑暗裏,看不清模樣。

  『不過,總要支付一些東西,作為代價。』

  亞瑟想了想,點頭答應。

  『只要我能負擔得起,多少錢我都會給你。』

那怪物在黑暗裏嗤笑了一聲,笑聲讓人不寒而慄。

『你覺得我這個樣子,要錢又有什麼用呢。這樣如何,回家之後,你看到的第一樣東西,就要歸我。』

亞瑟覺得這東西的要求也是奇怪,回家之後他看到的第一樣東西自然是他家那木頭做的舊房門,又有什麼好要的呢。於是也沒有太多討價還價,一口答應下來。

城堡主人吩咐燭臺將他帶到客房安頓,強調雨停後便一定要離開,不能多耽擱一秒。置於回家之後要送過來的東西。

『儘快就好,別指望跟我蒙混過關,你看看這城堡的樣子,也該知道我是什麼人,如果你敢愚弄我,你的下半生,也不會好過。』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