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盾铁】All the wrong (短小一发完)

寫在前面

※内有BL描写 不适者慎入

※本篇为内战自设结局 我都不知道这是BE还是HE

※CP為 Steve Rogers x Tony Stark

※微虐 超短 我发誓这是很久之前写的我只是搬上而已我没有摸鱼

※謝謝食用


-当一切都归寂于平静,世界就是一个轮回。

 

  Steve以为Tony是恨他的。

  是的,他以为他是那么恨他的。

  这是Steve第一次看到那个红色的身影飞上天际,划破苍穹,宛若流星,宛若奇迹,战甲上的导弹对准着自己。

  是的,对准着自己。

  第一次,彼此为敌。

  盾牌脱手的那一瞬间,Steve心里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杂念。他是优秀的军人,他深知战场实战所需要遵循的一切条例。

  更何况对方是Iron Man。

  昔日并肩作战的经历让他对这个对手了如指掌,从头顶到脚尖,Stark从来没有半点对Steve的隐瞒。

  不能松懈,不能轻敌。

  但当盾牌终于击中Stark面甲的那一瞬,那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以及Iron Man最终从空中坠下,带着厚重的盔甲在一片废墟之中砸出铺天盖地的灰尘和粉末。

  Steve的心脏突然有种不受控制的悸动。那一刻,他想放下下盾牌,像对战他的旧友巴恩斯的那次一样,将那能够杀人的武器扔得远远的。

  他想亲自抱一抱那个男人的身体。

  没有武装,没有盔甲。

  透过皮肤,感受躯体里不断流动的血脉和跳动的心脏。

  又一次,想叫他Tony。

  再抬头,Iron Man已经从废墟里直起身子,面甲松动,被他一把拽落。颓靡的胡茬,消瘦的脸颊,憔悴的眼窝,沾了灰的额头。

  一切的一切,都让Steve感到不安。心碎的不安。

  仿佛竭尽全力伸手却再也握不到什么。但还是不忍心放下自己那双伸向未知的手。

  两人渐行渐远。

  他以为他恨他。

 

 

  Stark也是一样。

  他以为他恨他。

  这场战争,似乎不对。他被裹在厚重的盔甲里,像个安全的皮囊,将真实的自己隐藏在坚硬的外壳之下,狂妄,自大,骄傲,跋扈。

  一如既往。

  每一次的滑行,他都能感觉到脚底推动器的震动。每一次的攻击,他都能感觉到导弹在肩头的轰鸣。每一次的伸手,他都想拽住某个人的胳膊,再一次重复初遇的话。

  “老冰棍。”

  他轻笑。

  笑容干涩,喉咙发哑。

  下一秒,战火连天。枪械的出膛声在漫天的轰炸声中隐匿不见,飞溅的火花撞击在各处的钢筋和盔甲之上。水泥铸就的建筑已经被反复的爆炸和枪击给磨损得千疮百孔,只消一次轻微地撞击,就能够分崩离析。

  Stark停在半空,看着Steve那布满了灰尘与擦伤的身影,黯淡的蓝色,贫瘠的红色,以及他抬头时,眼里那抹极地海般的湛蓝。

  Stark想起Loki入侵的那次,他从那个封闭、沉闷的黑洞中心坠落下来。在几百米高的天空,也是同样的色彩,同样的角度,同样的神情。

  就是这双眼睛,给了他继续下去的决心。

  然而他却这么恨他。

 

 

  Stark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的无力。

  “Sir,Cap正在进行第二次的攻击。”Friday的声音响起,平和而又不起波澜的女声。

  跟Jar截然不同。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孑然一人。

  “Sir。”

  明明是一点都不陌生的句子。

  盾牌不偏不倚地击中了Stark的面甲,即使隔着那层合金,他也依旧能感受到那股阵痛和冲击。机体受到损伤,盾牌带来的冲击力也将他整个人从空中击落。

  Stark看出来,Steve是真的恨他。

  他有点累了。

  最后那场爆炸,希望它能洗清一切。

  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Steve也很少能够亲眼目睹如此场面的爆破,自从多年前从九头蛇营里救回巴基的那一次,Steve再也没有见识过这么大规模的爆炸。

  热浪仿佛层层翻滚的海浪,他能够看到周遭不断逼近扭曲的画面。

  Steve坠下了高塔。

  背后是即使隔着百米米也依旧能清晰体会到的高温和灼热。他突然释然了,看着留在塔上的Ironman,他突然心安了。

  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

 

  他以为他是恨他的。

  直到Tony·Stark跃下高台,拖着战后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几乎已经停止运转的战甲,坠进了Captain American的怀里,搂住了他的后背。

  Steve能看见火光中Tony那发亮和黑色瞳孔,手臂感受到他已经被高温灼烧得滚烫的盔甲。

  “我這一生别无所求,”Stark看着那眼睛里的浩瀚烟海,有些哽咽,“而这一切却一点都不值得。”

  “你愿意跟我一起死吗?Steve·Rogers。”

  “我的榮幸。”

  一声轰鸣,一切归寂于平静。

  只有残留在仍旧升腾着浓烟的废墟中零散交织着的两种颜色。

 猩红,跟蔚蓝。

-FIN-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