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跩荣】Beauty And Beast ⑫(完)

寫在前面

※或許有點馬馬虎虎的意味?

※本來沒打算寫成長篇的 但我真沒想到會這麼長

※感謝觀看 非常抱歉

Chapter.12

 

鄧布利多手裡握著那個小小的藥錘,手裡碾著某種植物的破碎枝葉。藥材已經明顯被曬乾得不留一絲水分,耳朵里只能夠聽見被碾成粉末的細碎聲音。

『所以這到底怪得了誰呢。』

 老人輕輕道。

 又將藥粉倒進碗口大的碟子里,舀了半勺放進了一直破舊的茶缸里。熱水被倒入,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將那種清淡的苦澀沖泡了開來。

  他將那杯東西遞給座椅上的來客,露出了微笑。

  『魯修斯。』

 

  烏姆裏奇握著魔杖的手因為用力得變得麻木發酸,甚至帶了一些細微的刺痛。她不確定自己現在的狀態是否能夠很好地對一些事情做出恰到好處的預判,但至少,她現在一點也不希望別人來招惹她,一點也不想。

  送午飯的也不行。

  『榮恩·衛斯理,讓我看看你現在在哪裡——』

  她的身上還放著榮恩倉皇逃脫之後還沒來得及帶走的行李和隨身物件,追蹤魔法的話,光是有這些殘存他氣味的東西就綽綽有餘了。

  雖然不是很多人都了解這種古早法術。但她可是師承名門。

  烏姆裏奇捏緊了拳頭。

  於是揮了揮魔杖,那隻乾癟的薔薇重新升了起來。

  雖然已經落盡了所有的花瓣,但至少,那份枯枝還能聽話地指明主人的方向。

  『真是乖孩子——』

  她笑起來的樣子像個巫婆。

  亦或者,補食的蛤蟆。

  總之,是時候結清舊賬了,馬份。

 

  榮恩覺得自己腳底下仿佛踩著棉花。鄧布利多倒是給他指明了方向,規劃好了路線,可他怎麼也沒想到給榮恩施個健步如飛的咒語什麼的呢。

  至少他前幾天還在因為失血過多而奄奄一息呢。

  他的眼前也開始發昏,終於不得不停下來坐到了一邊的雪地裡,大口地開始喘息。

  說起來他也已經好幾天都沒有吃到東西,雖然一開始的時候還會因為飢餓感覺到胃部絞痛,但漸漸地已經失去了該有的知覺了。

這不是個很好的兆頭,他的確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夠在那種嚴刑拷打下存活,而且還能生龍活虎地走這麼長時間的路,也許他也的確是錯怪鄧布利多他們那幫黑袍巫師了,可能早在榮恩自己察覺過來之前,他們就已經對他施展過什麼護佑的咒語了也不一定。

就這麼開始陷入胡思亂想,才開始感覺自己的四肢逐漸冰涼,寒冷到心房才終於打了個激靈,從雪地里重新站起身來。

『不管怎麼說,那個老妖婆可能也還在追我呢。』

他拍了拍衣服上的雪塊。

更何況,前面的地方,還有那個人的存在。

 

魯修斯皺緊眉毛的樣子,倒是真跟他兒子一模一樣。

鄧布利多替他沖泡好了藥水,便坐在另一張扶手椅上,靜靜地瞧著桌面立架上正瞇著眼睛打瞌睡的鳳凰福克斯。小傢伙火紅色的外羽被它梳理得乾乾淨淨,不參一絲雜色和渣滓。

『我不知道這件事。』

魯修斯對於那個破舊的茶缸似乎很有成見,並沒有接受從那種東西裡面啜飲他的藥水,隨手將它擱置到了一旁,不再理會。

『也許,但你總該知道你樹敵不少。』

鄧布利多微笑。

『那又如何,馬份從不妥協。』

魯修斯抿嘴。

『所以就讓你兒子幫你收拾?』

鄧布利多道,輕輕瞥了他一眼。

『倒真是模範父親。』

意味深長的。

 

魯修斯只是看著自己空蕩蕩的臂管,不再說話。

 

『所以烏姆裏奇只是為了針對魯修斯·馬份而對跩哥窮追不捨?』

哈利在身後揮著袍子。

『這叫什麼事!』

年輕人似乎的確是血氣方剛了一些。

石內卜只是安靜地又沖好了一杯紅茶。

裡面似乎又加了一些新鮮的蝙蝠干,誰知道呢。

『比起在這裡大聲嚷嚷,我以為你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他說,又輕描淡寫了掃了一眼年輕巫師的臉。

『如果您指的是打掃櫥窗的話,我已經做完了。』

哈利回答。

『我一直以為你跟榮恩·衛斯理是朋友。』

巫師瞇起了眼睛。

『既然他有被烏姆裏奇追蹤的危險,你為何不去幫他那麼一個小忙?』

哈利似乎愣了愣,沒料到石內卜會這麼主動地去讓他插手別人的事,參與一些麻煩的行徑。於是他試探性地眨了眨眼睛,以確定他的老師並不是被什麼巫術給迷了眼睛。

『我大概以為您會不許我胡亂插手——我記得您說過那是他們自己的事——』

石內卜啜了一小口他那古怪的紅茶,沒有看他。

『但至少現在巫師已經參與進來,這就是挑釁了。』

哈利終於領會了年長者的意圖,不自覺地微笑了起來。

男孩扶了扶眼鏡,手重新置於身後,鞠了個躬。

儀態翩翩。

『遵命,先生。』

 

絕對有人跟在後面。

榮恩不止一次地這麼懷疑。雖然實際上他不太確定那究竟是不是人,因為在這樣的一片荒蕪之中,大地又平鋪了這麼廣袤的雪原,若是有人類走動的話,必定就該留下些腳印之類的蛛絲馬跡。

別說是人類,就算是動物也都不應該這麼無聲無息。

除非是巫師。

他晃了晃腦袋。

烏姆裏奇又能夠去哪裡找得到巫師,在這個時代,巫師跟魔法是什麼常見的東西嗎?

於是抖了抖鞋面上的雪漬,再次跨步前去。

 

但實際上,他也並沒有錯。

的確是有人在跟著他,或者,是有東西在跟著他。

那隻該死的,乾癟的,薔薇枝幹。

 

粉色的貂裘終於趕到。

十又三分之二英吋的魔杖。

憑空一揮。

 

『昏昏倒地。』

 

榮恩恰時轉身。

咒語擊倒了旁邊已經積滿了雪塊的枯樹。

雪花簌簌落下,澆了榮恩個滿頭滿臉。

『我就知道有人在跟著我——』

他開始拔腿狂奔。

『該死的——』

雙腿不斷陷進雪里,有心無力的脫力感。

烏姆裏奇刺耳的聲音卻在逐漸趕進。

『榮恩·衛斯理——』

女人的樣子因為驚叫和瘋狂變得扭曲,更加可怖。這倒是嚇壞了榮恩,一步一步地在雪地里蹣跚著前進,生怕那隻魔杖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射出一個什麼取人性命的魔咒。

不該繼續往前的。

榮恩想。

她並不是想要榮恩·衛斯理的性命。

她只是為了跩哥·馬份。

 

她要的是跩哥·馬份。

 

榮恩突然停下。

 

他不能再往前多走一步。

他只會將這女人引到馬份的身邊。

如果他永遠閉嘴,她也就將永遠找不到馬份的住處。

 

下定了決定般的,驟然轉身。

湛藍色的眼睛。

像極了極地的藍寶石。

 

某個夜裡瞥見的璀璨的星空。

 

北極的流星。

 

『你去吧,榮恩。』

一個聲音響起。

溫和無比。

 

『魔法還得用魔法來解決。』

哈利站在雪地里微笑,長袍裹身,一身沉斂的墨黑。

像極了他的先生。

 

『感激不盡。』

榮恩鞠了一躬。

 

略顯笨拙,手無足措的。

 

畢竟前一秒,已經想到了共赴黃泉。

 

身後傳來已經聽不夠真切的碰撞聲音。

明明不該是刀光劍影。

 

腳下一刻不停。

穿越叢林,撥開灌木,腳下踏過皚皚白雪。

 

指尖發燙,雙眼渾濁。

 

最終撲進一個人的懷裡。

 

薄荷的清香,乾淨純粹。

天生的優雅和不畏。

 

那個男人的雙臂最終懷緊,不顧那些污泥與水漬。

他的下巴輕抵額頭,聲音低沉,句尾帶著笑意。

濃厚的鼻音。

他說。

『歡迎回家。』

 

 

-FIN-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