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芒果不加冰

人懒,CP还冷。
主产跩荣 其他随心飞扬
围脖@一杯芒果不加冰

【德罗/跩荣】关于宠物

※今早系统维护 无聊写的小短篇

※当真短   食用愉快

這件事,說起來也只是關於一些雞毛蒜皮小事的糾紛。

  但即便如此,哈利也應該習慣,畢竟對這兩個人來說,任何爭吵的可能,都會在最終演變成某種無法挽回的——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大概可以稱之為決裂?畢竟他們兩個因各種瑣事而決定分道揚鑣的戲碼太多,多到周遭人都已經開始因此而煩躁。

  哈利感覺自己又開始頭疼了。

  好友踡在自己的沙發上,揮霍著面前攤著的那一大盤鬆餅。注意到了哈利的目光之後似乎是稍微感覺到了一絲羞愧,但又很快恢復如常——

  “拜託,我們認識這麼多年。”

  榮恩晃了晃手裡的點心,以先一步地詰問來應對哈利眼神里難以言喻的尷尬。

  “噢,當然——我的意思是——”哈利回過神來,將後背徹底抵在柔軟的靠墊上,做出一副刻意放鬆的樣子,“很高興你能喜歡我做的鬆餅。”

  “不得不說,”榮恩嚼著食物,相當不雅地亂噴著餅乾屑,“獨居生活還真是讓人成長啊,畢竟在霍格華茲的時候你還只是一個會把蘋果跟馬鈴薯弄混的小子。”

  “我從沒弄混過,”哈利耐心地更正,“那是因為弗雷用了混淆咒。”

  “不管怎樣,”榮恩聳了聳肩,“單身萬歲。”

 

  事情該從哪裡說起呢。

  

  大概是一個禮拜前的事。

  跩哥因為種種原因出了趟遠門。距離想必也應當是相當地遙遠,遠到連巫師都得在來回的路上花費掉一個星期的時間。

  馬份厭惡出門。旅途想必又會讓他煩躁萬分。

榮恩樂得見跩哥所有不高興的樣子,於是那一個禮拜里過得相當愜意。

然而就在昨天,跩哥終於結束掉他的工作計劃,風塵僕僕地重新踏回他馬份莊園的院子。除了例行製造出一些抱怨他不在的時候榮恩又給家裡添了一堆麻煩,院子里的花被某人剪得糟糕透頂之類的噪音以外,還有一個頗為顯眼的,卻又不知該如何評價的。

榮恩稱之為噩夢。

“我的老天,馬份,那是什麼東西!”  

紅髮躥上沙發幾乎有十尺高,還伴隨著那副幾乎等同于女孩子的尖叫。跩哥相信,要不是他沒有將魔杖拿在手上,這個瘋狂的紅髮姑娘可能會朝自己腳下的這隻小狗射出阿瓦達索命。

“看來我還真是低估你的女性魅力了,衛斯理,”跩哥看著這個恨不得將自己掛在吊燈上的男人,挑釁般的又低下身子撓了撓小狗的下巴,“阿爾弗雷德又不會咬人。”

“你怎麼能沒有經過我的允許,隨隨便便把一只狗給帶回來——”榮恩發誓自己這一秒鐘恨透了跩哥.馬份,“還是一隻這麼丑的狗。”

  是的。他想。像極了剛到霍格華茲的第一年裡,他跟哈利在地底密室里見到的那條三頭犬——其中的某個頭。

  這倒是讓他想起了某些並不愉快的回憶,以至於看到那張略顯兇惡的臉就忍不住地拔腿而逃。

  “注意你的語言,衛斯理,”對於逗弄他的新寵物和舊寵物——從某個層面上來說的確是這樣,“他具有著高貴的法國貴族血統。”

  “不就是一條鬥牛犬?”榮恩依舊忿忿。

  “法國鬥牛犬。”跩哥更正。

 

  “你簡直不知道當時他的那副嘴臉。”

  榮恩躺在友人的沙發上啃咬著那份烤著略微干硬的鬆餅,語氣中的那種憤憤不平依舊清晰可見。

  哈利推了推眼鏡。

  “我大概能夠想象。”

  畢竟,馬份那副趾高氣昂強調血統和出身的樣子,也不是很少見。

  “那條狗跟路威長得一模一樣!”榮恩叫著,“你還記得吧,就是海格養在地下室的那條。”

  “當然記得,”哈利說,“不過你準備在這裡呆到幾點?”

  榮恩稍微動了動身子,抬頭看了看哈利掛在墻壁上的麻瓜鐘錶——跟他認識這麼多年,即便是巫師出身的榮恩也稍微學會了看這種東西,雖然跩哥很抵制,但榮恩也還是弄來了一面掛在了家裡的墻壁上。

  “大概七點?”榮恩說,“聽說今天晚飯是熏魚,加了蘇格蘭的某種香料。”

  哈利又歎了口氣。

“你知道,離家出走這種事情,重要的是態度而不是行為。”

“多謝指點。”

 

馬份宅邸。

 

“少爺,當真不需要去把衛斯理先生找回來嗎?”

“吃晚飯的時候就會回來了。”

 

哈利目送友人離開。

倚靠在門框上。

“單身,萬歲?”


评论(4)

热度(89)